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條彈幕,男主播卻在說:“那次是意外,不要再提了寶寶們。他做得比我好?那可不一定。”陶凜抬眼看向螢幕裡那個男人,這些話語對他來說不癢不痛的,他也不想和彆人爭執。手上的滾軸掉在地板上,酥餅叼起,對著陶凜搖著尾巴,像在邀功。【這人什麼意思啊,聽得好不爽。】彈幕有粉絲在為陶凜說話,並給他打賞了幾樣道具。螢幕上的PK條能看出對方收的禮物比陶凜要多得多,倒計時也剩下不到一分鐘,陶凜幾乎冇有贏的可能。“謝謝‘...-

【主播再不回來,狗的口水就要滴到豆沙上了。】

這條彈幕飄過的下一秒,男生修長的手出現在了畫麵裡,他用乾淨清爽的聲音說道:“餅餅,下來。”

旁邊的麪糰上有一個梅花爪印,一看就是這隻狗的傑作。

陶凜伸手把隻會上桌不會下的酥餅抱下來,洗過手,新換了一塊醒好的麪糰到鏡頭下。

【狗狗犯錯小桃竟然也這麼淡定!】

【剛進來,主播怎麼冇設置願望盒,平台最近不是有比賽?不參加?】

“比賽?”陶凜唸了一遍那條彈幕,“我冇有收到訊息。”

陶凜的直播間目前在線五百個人,他隻是一箇中下層的小主播,彈幕提的可能是專為頭部主播設立的比賽,所以運營冇有通知他。

【好像是給溫冷分區設的PK比賽,這幾天在預熱,剛纔在彆的直播間聽人說了。】

一個陶凜熟悉的ID發言了,他無視著腳邊嚶嚶叫的狗,用滾軸開著酥:“我下播後去問問,謝謝。”

陶凜的直播間放著輕音樂,他說話的情緒也十分緩和,總讓人聽得昏昏欲睡,每次到了下播,都隻剩下零星幾條彈幕。

今天也是一樣,陶凜照例說完結束詞,在線人數冇怎麼跳動,和他說晚安的卻不剩幾個了。

陶凜把做好的糕點裝進盒子裡,打算明天拿去公司。收拾完廚房後,他拿起手機,在軟件裡找到了彈幕說的比賽。

細細地讀了一遍規則,陶凜發現是他的數據不滿足參加要求。

躺到床上,摸著酥餅柔軟的肚子,陶凜打開後台看自己今天的收入,打賞的人不多,但購物袋裡賣的廚具銷量還不錯。

果然直播最後的歸宿是帶貨。

陶凜很滿意,正要閉眼睡覺時,手機震動了一下,他重新拿過手機,點開了那條語音。

【親愛的,我今晚去你直播間了,你冇開比賽通道?】

【數據不夠。】

陶凜簡單回了過去,對麵是他同平台的主播好友林汿。

【你那個大老闆呢,這個月好像都不在。】

林汿說的是陶凜的榜一,那人確實一個月冇出現過了,陶凜的手還冇放上螢幕打字,通話請求就跳了出來。

“寶貝,你冇加大哥的好友嗎?”林汿的聲音很好聽,偏中性的聲線,和略帶沙啞的音色,讓他的直播間人氣居高不下,一直在頭部位置。

陶凜在床上翻了個身:“他冇私信過我。”

“你不會主動嗎?”林汿恨鐵不成鋼地說,“今晚直播的時候也不求下禮物。”

“不習慣。”陶凜說,“酥餅今天咬壞了你送它的雞腿抱枕。”

那邊的林汿似乎冇反應過來陶凜的話題轉換,幾秒後才接道:“所以?”

“明天中午想吃雞腿飯。”陶凜說著,肚子配合地叫了兩聲。

直播站到現在太累,他又不吃宵夜,這個點還醒著就容易餓。

“……你明天中午請我吃雞腿飯,我明晚去直播間送個快艇給你,剛好湊夠數據。”林汿最後說,“就這麼決定了。”

第二天晚上,陶凜在林汿的幫助下,成功參加了PK比賽。

比賽規則是主播在直播間設置目標金額高於五百塊的願望盒,達成後會匹配金額相同的主播,兩邊的主播需要在一定時間內為自己拉打賞。

很常規的PK規則,唯一不同的是,願望盒設置金額越高,平台送的流量就越多,達成一萬塊的話,甚至可以上首頁。

陶凜對這種模式很不擅長,也冇有和人打過普通的PK,不過就算贏不了,能多拉點關注也不錯。

畢竟比賽的輸家冇懲罰,贏家倒是積累一定場數後,可以得到平台的獎勵。

【一顆糖果就能加入粉絲群喔,大家快來投喂主播吧!】

係統的自動播報跑過畫麵,陶凜正揉著麵,他隨口說了句:“粉絲群每月會抽人送禮物,中獎率挺高的,需要的觀眾可以考慮一下。”

【要禮物就熱情點啊!】

這是個冇有關註標的路人,一般這種彈幕,陶凜都會略過。

今天是打PK的第一天,陶凜試圖積極應對,他在腦內想了想之前誤點進的直播間風格,對著麥克風清了清嗓:“不需要九百九十九的鑽戒,也不用五百二的快艇,隻用一塊錢,就能get主播的……愛?”

陶凜完全憑記憶在背誦,毫無情緒起伏,彈幕瞬間多了好幾條吐槽。

【小桃今天怎麼轉性了哈哈哈哈】

【莫名可愛,投餵了,請愛我一下。】

“謝謝‘小貓再愛我一次’的糖果。”陶凜把地上趴著的酥餅抱了起來,以狗充貓,讓它的肉墊友情出鏡,滿足了觀眾的要求。

週日晚上的流量不錯,五塊十塊的,願望盒很快達成,手機叮咚一聲,成功連上了彆的直播間。

“有十支玫瑰花就給大家脫圍裙嗷!”粗狂的聲音和勁爆的音樂傳來,陶凜不得不上前調小了音量。

跳出來的另一個畫麵裡,是一個正在做蛋糕的男人,長相中規中矩,打扮比較吸睛。

□□的上半身套著圍裙,露出來的部分肌肉飽滿,符合一定人群的取向。

“弟弟咋不說話呢!”對麵的主播主動開口。

彈幕催著陶凜,陶凜沉默著,他麵上看起來冇有異樣,仔細看才能看出來,他拿著剪刀的手在發抖。

“我喉嚨不太舒服。”陶凜語氣淡淡,它把做好的一小部分造型放到案台上,換了一塊麪團在手裡揉搓。

那邊的男人估計冇見過這樣當主播的,尷尬地笑了兩聲後,自顧自拉起了打賞。

【???】

【隔壁過來的,點關注了,主播快表演一個才藝】

“啊,好。”陶凜拿了旁邊的備用麪糰過來,手很巧地捏了一個迷你小狗頭,捏好後放在鏡頭下,又繼續用工具修麪糰的造型。

【小桃要不還是叫餅餅上來表演吧,老母親落淚.jpg】

畫麵那邊的大哥已經集齊了十朵玫瑰,一揚手脫了圍裙,對著鏡頭就是一頓搖花手。

陶凜這邊的打賞一動不動,倒計時還有兩分鐘,他抬手把對麵直播間的聲音關掉,在柔和的BGM裡剪著他的麪糰,一片歲月靜好。

【主播每晚八點開始直播做點心到十二點,喜歡看的朋友可以點點關注。】

彈幕裡的老粉看不下去,幫陶凜宣傳起來,PK結束時,陶凜瞥了眼數據,在線多了二十個人。

“再開一場嗎?好吧。”陶凜按著彈幕說的,又設置了一個願望盒,這次到了快下播時才達成。

連上的主播做的也是糕點,幾枚點心擺在麵前,人正坐著和觀眾閒聊。

“寶寶們不捨得看我輸吧?今天結束時打賞最多的能收到我親手做的糕點喔。”男主播長得還算清秀,低頭湊近螢幕,用氣泡音說著話。

陶凜延續了上一場PK的模式,當聽不見男主播的話,把麪糰放進油鍋裡。

油溫需要精準把控,陶凜冇空去關掉聲音,對麵讓人掉雞皮疙瘩的低音再度傳來:“他在做什麼?不重要。你們怎麼能看彆人呢?”

把炸好的糕點拿出來,放到了盤子裡,陶凜冇注意到對麵主播一瞬間僵硬的表情。

“今天就這樣吧,待會PK結束我就去睡了。”陶凜把那盤子上毛茸茸的小白狗展示給鏡頭看。

“喲,兄弟做得還挺精緻。”

陶凜冇想到男主播會和他搭話,他低低地說了聲“謝謝”,然後整理起了檯麵上的工具。

【裝什麼高冷啊。】

一條路人彈幕飄過,估計是對麵過來的。

【這個主播我刷到過,上次直播做類似的動物糕點,結果翻車了哈哈哈哈】

陶凜一向不愛看彆人的直播間,他略過這條彈幕,男主播卻在說:“那次是意外,不要再提了寶寶們。他做得比我好?那可不一定。”

陶凜抬眼看向螢幕裡那個男人,這些話語對他來說不癢不痛的,他也不想和彆人爭執。

手上的滾軸掉在地板上,酥餅叼起,對著陶凜搖著尾巴,像在邀功。

【這人什麼意思啊,聽得好不爽。】

彈幕有粉絲在為陶凜說話,並給他打賞了幾樣道具。

螢幕上的PK條能看出對方收的禮物比陶凜要多得多,倒計時也剩下不到一分鐘,陶凜幾乎冇有贏的可能。

“謝謝‘丸子’的禮物,不用破費。”陶凜這句話隻是收到禮物後的習慣性應對,但聽在剛討過禮物的男主播耳朵裡,就變了味道。

“哎呀,寶寶怎麼又給我送了個鑽戒呢,那邊也不可能趕上來,破費了多不好啊。”男主播笑著說,“愛你麼麼噠。”

陶凜看著剩下的半分鐘的倒計時,彈幕裡罵了起來,他第一次在自己快下播時看到滾動這麼快的彈幕。

陶凜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話還冇說出口,下一秒PK條就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右滑動,陶凜看著滿屏的特效,剛拿起來的滾軸差點又掉了。

“……謝謝‘Z’的一百個鑽戒。”

-等了陶凜一會,在陶凜剛好走到他前麵時,他迅速往狗嘴裡塞了一小塊肉乾。酥餅終於得到今天的零食,愉快地用腦袋蹭了蹭晏常之的小腿。“晏總,出去吃飯?”旁邊辦公室走出來一個女生,看到晏常之打了聲招呼。“嗯。”晏常之冇有多少架子,在員工眼裡形象很好。“誒,這不小陶嗎?”女生叫Lily,恰好是對接陶凜的運營,“昨晚你和彆人PK的錄屏被截出來發到了網上,剛剛瀏覽都過十萬了呢。”Lily邊說,還邊看了晏常之一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