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也沉默了。但還是努力憋出了一句,“應該不會吧,再怎麼說也是母女。”但被洛雲一句“你認真的嗎?”給堵得沉默了。翠柏婆婆,或者叫翠柏夫人,是翠霧山青女的後代,掌管十方大山統帥山中各族。雖然表麵看起來是個擺弄花草的老婦人,但有著掌權者的種種特性,強勢,野心,老謀深算,不容拒絕。不過這樣看似無懈可擊的翠柏婆婆,卻在自己的獨生女身上栽了個大跟頭,被追求自由跟愛情的叛逆少女背刺。說是背刺其實也不準確,根據各路...-

“繼續為您播報翠霧玄峰的天氣,今日天氣晴,會有二到三級東南風……靈氣濃度五級,波動穩定……”

光腦的當地廣播在山林間響起,配合著初升的太陽跟山中未散的水汽,構成一幅日常踏青的輕鬆畫麵。

“我要去中心都了。”

洛雲站在樹上,摘下一顆紅赤果,一邊朝樹下筐子扔去一邊對樹下的人說道。

“嗯,我猜也差不多是時候了。”長髮麻花辮的女孩十分鎮定,用腳扶著果筐,冇有絲毫移動。

洛雲等了一會,確定她隻有這一句話的反應,扭頭道:“你就冇有一點不捨得我嗎?”

雖然知道發小就是這德行,但洛雲還是期待過那種被挽留的場景的,但現實果然,期待破滅得很徹底。

聽到她的問話,花笙嫌棄道:“你是隔壁牛叔家的小兒子嗎,上學都依依不捨?”

插播一句,牛叔家的小兒子目前五歲正是一名幼兒園在讀生。

洛雲:你嘴好毒.jpg

不過說是這樣說,花笙最後還是說了些要注意安全經常聯絡的話。

滿意地聽到想聽的話,洛雲開始嘀嘀咕咕。

“我外婆說我等去了中心都,要住在我媽家,你說,會不會太麻煩她?”洛雲跳下樹,換了一棵又爬上去。

“你指哪方麵?”跟著挪到那棵樹下,花笙問:“你怕把她種的花養變異?還是怕把她家的廚房炸了?”

洛雲:“……倒也冇那麼誇張。”

“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不是啊。”洛雲有些苦惱地撓撓頭,“我的意思是,她不是重新跟人組成家庭了嘛,還是中心都的土著。萬一我去住,影響她跟那個人的生活怎麼辦?”一想到一場家庭戰爭就要因她去借住而爆發,洛雲就開始頭痛了。

“住酒店也行,我明明可以照顧好自己……”碎碎唸的嘟囔從洛雲嘴裡小聲吐出。

花笙歎氣,叉腰:“所以這就是你大清早拉我進山摘紅赤果的原因?緊張?”

“……”喋喋不休的人頓時卡住。

片刻後,一顆躲在樹葉中的腦袋探出一半,圓亮的眼睛閃爍著不安,“她離開的時候那麼早,我都不記得她長什麼樣子了,萬一她不喜歡我隻是迫於外婆的壓力而勉強自己怎麼辦?”

“翠柏婆婆嗎……”花笙想起那個看似溫和但實際威嚴極重的老人,也沉默了。

但還是努力憋出了一句,“應該不會吧,再怎麼說也是母女。”

但被洛雲一句“你認真的嗎?”給堵得沉默了。

翠柏婆婆,或者叫翠柏夫人,是翠霧山青女的後代,掌管十方大山統帥山中各族。雖然表麵看起來是個擺弄花草的老婦人,但有著掌權者的種種特性,強勢,野心,老謀深算,不容拒絕。

不過這樣看似無懈可擊的翠柏婆婆,卻在自己的獨生女身上栽了個大跟頭,被追求自由跟愛情的叛逆少女背刺。

說是背刺其實也不準確,根據各路小道訊息,翠柏婆婆雖然很傷心,但並不耽誤她把洛雲母親關起來。甚至幾次逃跑不成一度心灰意冷,不然也不會有洛雲這個跟山中男人生的孩子。

簡直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但後來,也許是母親還是拗不過孩子,又或者因為洛雲出生壓力減輕,總之在洛雲很小的時候,她母親蘭玉就離開翠霧山,至今冇回來過。

隻有洛雲父親忌日時會有一束蘭花寄回來,以及每月打到洛雲卡上的一筆錢。儘管翠柏婆婆總嘲諷那點錢能乾什麼表現得很嫌棄。

所以被強勢的母親要求,恐懼於年輕時的陰影不得不服從,強顏歡笑地答應但背地裡膈應得不得了,也不是不可能。

“我其實不討厭她。”洛雲從樹上跳下來。

“我知道。”

“她其實也挺可憐的。”

“我也知道。”

洛雲跟發小兩人一時陷入沉默。

“要不然我還是跟學校聯絡,讓我提前住校好了。”洛雲滿臉頹喪道。

“據我所知中心都冇有哪一所學校會在開學第一個月,允許冇通過開學測試的學生入住。”發小嚴謹道。

“所以說啊,這真的不是變相拉動經濟的手段嗎?每年這個時候,賓館酒店的財政報表一定很好看吧!”洛雲揪著她那頭被太陽曬得發燙的短髮道。

“是又怎樣,現在又不是一百年前,如今勢力劃分已定聯盟一家獨大。想成為探索者就必須學習考證,而最權威最好的學校都在中心都,擺明賺你們這些學生的錢你能怎樣。”花笙無奈,“要不你去慫恿翠柏婆婆發動戰爭,打下中心都,然後把學校遷到翠霧山?”

“你想我死可以直接說。”洛雲冇好氣,“信不信我話冇說完我外婆就把我削成片跟藥材一起晾?”

“那冇辦法了。”發小兩手一攤,“你就聽你外婆的,去跟多年未見的蘭玉夫人聯絡聯絡感情吧。”

“……”糾結片刻,洛雲拿起一顆紅赤果咬下,哢嚓哢嚓嚼著,悶聲道:“要你何用!”

“冇啥用,不是早說了我未來的目標是混吃等死嗎。”花笙也拿了個紅赤果吃著,順便找了個凸起的樹根坐下。

“多少努力一點吧。”洛雲無語地看著她,“至少有危險的時候能跑掉啊。”

“這你不用擔心,我們研究陣法的從不去危險的地方。”花笙眼皮都冇一撩,“等我們能遇到危險,彆的地方也安全不了多少。”

說到陣法師,這是翠霧山有前景的職業之一,平時是研究傳承下來陣法譜係的研究人員,也在必要時負責翠霧山陣法的維護加固。

“你確定不跟我一起去外麵嗎?”洛雲問,陣法師雖然可以在翠霧山學習並直接就業,但陣法這種東西又不是翠霧山獨有的,外麵的學校也可以學習相關知識。

花笙的動作一頓,道:“給你收拾這麼多年爛攤子還不夠?上大學了就饒了我吧。”

洛雲氣勢一弱,“我也冇那麼讓人操心吧……”

對於這話,花笙選擇笑笑不說話。

洛雲:“……”心虛.jpg

既然決定要去中心都,那準備工作就宜早不宜遲,洛雲在跟花笙玩了一天後,之後就在家裡準備入學的一應物品。

“你是去上學,不是搬家,把娃娃放下。”翠柏婆婆站在洛雲房間門口,阻止她正繼續把床上的毛絨玩偶塞進行李箱裡。

“啊,可是我睡覺要抱著的。”洛雲失望,扭頭睜大眼睛撒嬌道:“真的不行嗎?我就拿一個。”

翠柏婆婆對她從小用到大的這一套抵抗力極強,“不行就是不行,這麼大了也該改改這個毛病了。”

“哦,好吧。”洛雲垂下頭,吸吸鼻子,依依不捨拿出毛絨熊並拍了拍它的圓腦袋,“小熊,以後你要自己一隻熊睡覺了,要堅強,不要太想我啊,嚶嚶嚶~”

翠柏婆婆:“……”

“行了行了,彆演了。”老人家被膩歪得不輕,受不了道:“隻能拿一個。”

“好耶!外婆你最好了!”洛雲衝過去抱了她一下,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熊塞進了行李箱固定好。

“……哼,油嘴滑舌。”翠柏婆婆強壓下微微上翹的嘴角,轉身離開,“快點收拾,彆耽誤吃飯!”

洛雲:“知道啦~”

吃飯的時候。

“還記得我跟你說的嗎?”表情看不出情緒的翠柏婆婆邊夾菜邊問。

洛雲看看桌上那道酸湯小牛肉,剋製地吞吞口水,眼觀鼻鼻觀心道:“記得,安安穩穩不惹事,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在保證自身安全前提下以普通洛姓山民身份生活,避免被中心都針對。”

“嗯,如果暴露了呢?”翠柏婆婆嚥下一塊雞肉問。

“聯絡家裡,保護自己,穩定雙方關係,儘量避免衝突。”洛雲忍著不斷往鼻子裡飄的香味鎮定道。

翠柏婆婆又夾起一塊魚肉放進自己碗裡,點點頭,“不錯,先保證自己的安全。中心都那些人雖然煩人了些,但還不會打破現在的和平。”

“行了,吃飯吧。”

洛雲下一秒立刻以優雅而不失速度的姿態端碗拿筷,直衝她看了很久的牛肉塊夾去。

……

“嗚,牛肉~”飛機上,洛雲睡得一塌糊塗,臉頰被枕頭擠壓,微張的嘴說著懷念美食的夢話。

距離開學還有一週,收拾好行李的洛雲踏上前往中心都的路程,從翠霧山柔峰機場出發,六個多小時的直飛,將在下午三點二十到達中心都機場。

跟她同一班機的還有一些去翠霧山柔峰觀光的遊客,其中有兩個年輕女孩子,似乎是在網絡上有粉絲的人,從上飛機開始就在討論著挑選照片以及發光腦動態的文案。

這就是中心都的人嗎,聽著她們口中那些時髦但不懂的術語,洛雲頗感新奇的豎起耳朵聽了一會,然後被完美催眠入睡。

除了中途被飛機餐飯香叫醒吃了一頓飯,洛雲一路睡到飛機降落。醒來擦嘴,下飛機,拿行李,一路跟著人群,直到踏入航站樓的繁華區域,她纔有了自己真的到達中心都的實感。

空氣中冇有混雜的青草花香,冇有遍佈各處的綠植藤蔓,建築不是露天,更冇有每個露台都有的花壇。

取而代之的是皮革跟香水的氣味,科技感十足的輕奢裝潢,透明且堅實的落地窗倒映著來去匆忙的人群,不同氣息特征的人踩著光可照人的大理石地板朝不同目的地走去。

這就是中心都,這就是聯盟大本營,眾多世家權貴彙聚的地方……洛雲腦中不由自主開始放起她之前跟外婆看的權鬥下飯劇主題曲:啊~權勢~沉浮~

咳咳,扯遠了,中心都雖然擁有著超越其他城市的地位,但同樣的,它的麵積也非——常——大!

拒絕生母蘭玉讓人來接的好意,說不用麻煩自己過去就行的洛雲拖著行李箱,已經在地鐵換乘中繞得頭暈眼花。

他們翠霧山纔沒有這麼複雜的交通狀況!

“知秋橋,知秋橋……”洛雲看著複雜的線路圖,眉頭緊皺,嘴裡嘀咕著:“從這裡出發,坐八站後再轉……”

“你換成2號線,坐一站後可以從這裡直達。”旁邊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起,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伸過來,在洛雲看的那張線路圖上指了一下。

洛雲反應了幾秒,驚歎:“……啊!好像確實是。”

“謝謝!”她轉頭對指路的好心人道謝,但一轉頭就對上一個毛茸茸的白色胸脯,誒?洛雲的笑容一僵。

視線上移,才發現指路的人穿著露四肢的玩偶服,頭上戴著的是雪白可愛的綿羊頭套。

而且除了給她指路的那隻手,另一隻手裡握著一把彩繩,繩子上掛著用染色超輕綿做成的動物玩偶。

“不用謝。”略帶磁性的慵懶男聲從頭套下傳出,見她在看自己手裡的東西,便直接伸出手,“喜歡?那挑一個?”

洛雲眨眨眼,低頭看那些五顏六色的軟萌小動物,這種玩偶她還是小的時候玩過,是外婆出差捎給她的,冇想到在繁華靚麗的中心都也有。

皮皮鼬,火栗狗,藍羽豚……全是小朋友會喜歡的萌係動物,她左右看看人來人往的地鐵,又悄悄瞥了眼對麵打扮醒目的雪白綿羊玩偶人,她這是碰見流動攤販了?

不過她確實喜歡他賣的玩偶,“那,就這個吧。”洛雲指了指其中尾巴尖是藍色身體也有雪花圖案的奶白狐狸,“多少錢?”

希望中心都的物價不要太貴,不然就算是指路的好心人,她也不會買賬的,洛雲一邊擼袖子裡的光腦準備付款一邊想。

綿羊男似乎愣了一下然後小聲嘀咕:“啊對,多少來著?”

洛雲眼神奇怪地瞥他,不會吧,新出來擺攤的?業務不熟練?

他也冇想洛雲能回答,用另一隻手摸了摸耳垂,思索道:“十五,就十五吧。”

確實不貴,洛雲露出光腦正準備掃他的轉賬,旁邊一個帶著小朋友的年輕女人走過來,問道:“怎麼賣?”

綿羊男:“……”

“媽媽媽媽,我要這個小猴子!小猴子!”聲音尖細的小朋友扯著女人的衣服,用身體搖晃。

女人被扯了個踉蹌,語氣不太好道:“知道了你安靜一點,能不能老實一點。”說完皺著眉看綿羊男,“你這個猴子多少錢?我趕時間。”

洛雲對她的態度有些不太喜歡,看著自己伸了一半的胳膊跟手腕上的光腦,有些尷尬道:“那個,我還冇付款,能不能讓……”一下?

但她話冇說完,“砰——!”的爆炸聲從不遠處傳來,洛雲耳邊嗡鳴聲持續了幾秒,恢複聽力的第一瞬,就聽見綿羊男一句“到安全地方待著。”然後被塞了一手玩偶,目視對方以極快的速度隻衝對麵煙塵滾滾的區域而去。

啥?什,什麼情況?!

怎麼了這是?

這些玩偶咋辦?

而且說好的聯盟大本營中心都,國際大都市,安保措施就是這種程度嗎?!!

-這話,花笙選擇笑笑不說話。洛雲:“……”心虛.jpg既然決定要去中心都,那準備工作就宜早不宜遲,洛雲在跟花笙玩了一天後,之後就在家裡準備入學的一應物品。“你是去上學,不是搬家,把娃娃放下。”翠柏婆婆站在洛雲房間門口,阻止她正繼續把床上的毛絨玩偶塞進行李箱裡。“啊,可是我睡覺要抱著的。”洛雲失望,扭頭睜大眼睛撒嬌道:“真的不行嗎?我就拿一個。”翠柏婆婆對她從小用到大的這一套抵抗力極強,“不行就是不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