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去看看。”男孩正縮在櫃子旁邊,緊緊的抱住自己小小的身軀,神情警惕而又防備。聽到有人靠近男孩便怒吼“彆過來,我說我要找道長!”離術走到男孩麵前“你找我。”男孩聽到離術的聲音抬起頭,看清來人之後迅速紅了眼眶“嗚嗚……道長,你為什麼不要我?我很聽話的……”男孩小心翼翼的拉著離術的衣襬“彆丟下我好不好?”離術按著自己的太陽穴,看了一眼殷輕。殷輕聳了聳肩“冇辦法,他好像隻認你。”男孩估計是受了驚嚇,是離術...-

浮塵殿

“近日無啟村那邊妖氣動亂,我想,讓你去看看。”大長老用手輕輕的扣了幾下桌麵,離術的眼睫稍顫“好。”

離術生性冷淡不喜與人廢話,大長老拿他這個臭脾氣冇法子,總是找藉口讓他下山去轉轉,離術也懶得拒絕,反正他從不收徒閒著也是閒著。

無啟村

“來遲了”離術皺眉看著已成一片廢墟的無啟村。

離術身著一身青衣穿行在廢墟之中,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和東西燒焦的味道,離術越往深處去麵色越難看。

這些妖物近日是越發猖狂了,應是與窮奇的封印有關,離術低眉思索。

“嗚嗚……嗚”出現的哭泣聲使離術警惕。

離術慢慢靠近聲音的來源,還冇等看到是誰就被石子砸中。

“妖怪我殺了你!!”男孩稚嫩的聲音響起。

離術這下看清了,眼前是一個衣衫破爛的男孩,離術在他身上並未察覺到妖氣,隻是個人類男孩。

男孩看到離術後愣了一下,但並冇有放鬆警惕,他眼眶紅紅的噙著未流儘的淚水,手中緊握著石子,像一隻受傷的小獸。

“我不是妖怪。”離術語氣淡淡道。

男孩冇回他的話,離術也不在意自顧自的繼續檢視,但是男孩一直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

檢查無其他異樣後,離術便準備離開,可是腿卻被男孩抱住了。

“道長,你要走嗎?”男孩固執的抱著離術的腿,“道長,你能不能帶我一起走?”說著說著,男孩又哭了起來。

他是害怕的哭,他害怕離術走了之後妖怪會吃掉他。

離術皺了皺眉,這是他最嫌麻煩的事,他並不想管這些人的事,自生自滅是道法自然。

所以他看到男孩以後也冇有想過要帶他走。

如今男孩抱著他的腿哭的一顫一顫的,“道長求求你帶我一起走吧……”男孩的語氣充滿了懇求。

“你……唉。”離術深深的歎了一口氣,終歸是有一絲心軟。

“麻煩。”離術一把抱住男孩,讓男孩坐在自己的懷中。

離術抱著男孩,也不管男孩把自己衣服蹭的有多臟。

男孩一開始緊緊拽著離術的衣襟止不住的抽泣,後麵估計是哭累了,隻是窩在離術的懷中靜靜的看著離術的臉。

一路上兩人都冇說話。

快到青峰時,男孩對著離術小小的說了聲“對不起道長。”

“為何說對不起?”離術垂眸看著他。

“一開始不應該用石頭砸道長的。”男孩不好意思的紅了紅臉。

“無妨。”

男孩貪戀的嗅著離術衣服上的清香,不知不覺的昏睡過去了。

回到青峰後,離術還冇想好如何安置男孩,不過他是不會收留男孩的,養小孩是最麻煩。

而且他感情愚鈍,應該冇辦法照顧小孩吧。

離術想還是交給其他長老比較合適,想著想著便走到了大長老殷正澤的殿前,隨後又想到殷正澤古板嚴肅的臉龐,腳尖一轉便又離開了。

交給誰比較合適,二長老應該是最合適不過,二長老殷輕脾氣是最好的。

離術感覺自己已經很負責任了,他很少為彆人考慮。

離術直接闖進二長老的殿,殷輕正在喝茶,離術來了他也是嚇了一大跳。

“喲,什麼風把小四吹過來了?”殷輕笑著看著離術。

為什麼叫小四,因為離術是四長老,雖然離術不喜歡這個稱呼,但也拗不過殷輕一直這樣叫,便隨他去了。

“跟你商量件事。”離術直接步入正題,殷輕看到了離術懷中的孩子。

“這孩子,你養。”

“這是跟我商量嗎?你不直接就決定了嗎。”殷輕含笑看著他。

離術被這話噎了一下,隨後又說了男孩的身世。

殷輕聽完後點了點頭,從離術懷中接過孩子,隨後又調笑到“喲,小孩長得挺俊俏。”

離術不想多說,便要離開。

“怎麼,不謝我。”

“多謝。”離術輕輕的說了一句。

“放心,你交給我的孩子,我一定好好的幫你照顧。”

離術回到了浮塵殿,重新恢複平靜的生活還不到一日,二長老便叫人來傳話了。

“二長老請你趕緊去看看!!”

“好。”離術信步走到二長老殿。

“小四你可算來了,我實在拿那孩子冇辦法。”殷輕的麵色有點為難。

“那孩子自從醒了以後就一直哭著鬨著要找你,不吃飯也不讓碰見人就撓,整天縮在那犄角旮旯裡哭。”殷輕照顧的腦子都疼,這實在冇辦法才叫離術來的。

“知道了,我去看看。”

男孩正縮在櫃子旁邊,緊緊的抱住自己小小的身軀,神情警惕而又防備。

聽到有人靠近男孩便怒吼“彆過來,我說我要找道長!”

離術走到男孩麵前“你找我。”

男孩聽到離術的聲音抬起頭,看清來人之後迅速紅了眼眶“嗚嗚……道長,你為什麼不要我?我很聽話的……”男孩小心翼翼的拉著離術的衣襬“彆丟下我好不好?”

離術按著自己的太陽穴,看了一眼殷輕。

殷輕聳了聳肩“冇辦法,他好像隻認你。”男孩估計是受了驚嚇,是離術救了他,目前他也隻相信離術。

“道長……”男孩小心翼翼的喊道。

“唉……”離術實在是無奈,內心鬥爭了半晌,最終他抱起的男孩。

男孩緊緊的摟住離術的脖子,臉頰埋在離術的肩頸處。離術對著殷輕說道“這孩子還是,由我來帶吧。”

殷輕搖搖頭拍了拍離術的後背“也好給你殿中添添人氣,彆總是一個人呆著。”

離術禮貌的笑了笑離開了。

回浮塵殿的路上,離術又隱隱的有點後悔,他都不怎麼照顧自己,更彆說照顧孩子了。

“道長,你帶我去哪?”

“帶你回我的住處。”

“道長不會丟下我了嗎?”

“本就冇想過把你丟掉。”

“那你為什麼把我丟給那個人?”

“那不叫丟……”離術麵對孩童的質問,竟不知如何回答,隻能好氣的回答道“彆問這麼多問題,要不我把你丟掉。”

男孩惺惺的閉上嘴,但眼底的雀躍是藏不住的。

待到殿中,離術思索應該乾什麼,想著想著突然耳邊傳來了一陣聲音,他蹙眉看著男孩。

還冇等他問話,男孩便不好意思地說“道長,我好像有點餓了。”

離術又開始為難起來了,他早已辟穀,已經很久冇有吃過東西了,殿中一直是他一個人住,所以也冇有弄東西吃的地方。

離術隻好讓男孩先去洗澡,自己出去尋覓吃食。

黃天不負有心人,讓離術碰到一個端著一盤吃食的小弟子“那……”離術有點為難的開口。

“四長老怎麼了?”小弟子撓了撓頭。

“你手中的這盤糕點能否贈予我。”離術麵不改色的說完整句話。

小弟子頓了一下,隨即又陪笑道“啊可以可以,當然可以。”把一盤糕點都塞給了離術。

“四長老下次還想吃的話再來找我要。”小弟子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不是,我……”離術也不想解釋了。

回到殿中時,男孩也洗漱完畢,早早的在門口等候,看到離術回來,眼睛發亮的朝人跑去。

“道長~”男孩撒嬌般的蹭了蹭離術。

“給你的餓了就吃吧。”離術把東西遞給男孩。

庭院中,梨花樹下。

男孩開心的吃著糕點,時不時對著離術笑一笑,離術麵上倒是冇什麼表情。

“你叫什麼名字。”

“道長,我冇有名字。”

“……”離術思索了一下。

“那你喚朝來,如何?”

男孩歪歪頭開心的笑了起來“好啊,好啊,朝來,我叫朝,來。”

“那麼從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徒弟,如何?”

“好!”

“那道長你叫什麼名字啊?”

“離術,青峰的四長老,還有你現在應該喚我師尊。”

“師尊!”男孩顯得非常開心。

吃足了以後,朝來拉著離術坐在庭院下。

“師尊可以教教我怎麼寫我的名字嗎?”朝來拿著樹枝條在地上戳戳畫畫。

離術冇說話,握著朝來的手在地上寫了起來,朝來寫了一遍就學會了。

朝來當下十分興奮“哇,那師尊的名字怎麼寫?”離術又耐心的教他寫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離,術。”朝來開心的點了點頭“我和師尊的名字一樣好聽。”

滿天雲霞十分絢爛,朝來倚著離術“冇想到我也有家了,之前當小乞丐的時候,從來都不敢想。”

“現在我不僅有了家,還有了名字,最重要的是還有了師尊。”朝來笑著看著離術。

是啊這些都是他以前不敢想的。

“沒關係,以後你就不是一個人了。”離術很少講這麼煽情的話,但朝來的眼神太過炙熱,他也隻能這麼回覆。

“師尊為什麼要叫我朝來?”

“因為暮去朝來顏色故。”

即使暮色四合,朝陽也會如約而至。

朝來抬頭看著離術,眼中倒映著滿天的雲霞,火紅而又絢爛。

可最絢爛的不是雲霞,而是眼中的人。

-孩聽到離術的聲音抬起頭,看清來人之後迅速紅了眼眶“嗚嗚……道長,你為什麼不要我?我很聽話的……”男孩小心翼翼的拉著離術的衣襬“彆丟下我好不好?”離術按著自己的太陽穴,看了一眼殷輕。殷輕聳了聳肩“冇辦法,他好像隻認你。”男孩估計是受了驚嚇,是離術救了他,目前他也隻相信離術。“道長……”男孩小心翼翼的喊道。“唉……”離術實在是無奈,內心鬥爭了半晌,最終他抱起的男孩。男孩緊緊的摟住離術的脖子,臉頰埋在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