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夢魘。某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白易斐眼皮一跳,“韓姐,這是什麼劇本?”“靈異電影。”“……”真是怕什麼來什麼,但這可是王導的戲,作為一個半紅不紫的小明星,能和這種知名導演合作,當然是夢寐以求的事。韓玲彷彿看穿了白易斐的心思,“怎麼?你不想接?”“接接接,我接!”韓玲接到一個電話就走了,白易斐望著那道離開的背影,心情有點沉甸甸的,他就知道韓姐是不會相信的。可這種事確實有些匪夷所思,不過搬離那個地方...-

《夢魘》的開機儀式正式開始,導演帶著大家一起鞠躬,幾位大師在邊上唸經。

開拍靈異電影都需要拜拜,這是行業內的一個習慣。

白易斐在遇到怪事之前,覺得這種事無非就是例行公事而已。

但是現在,他懷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恭恭敬敬地完成每個步驟。

拜完後,導演大手一揮宣佈開始拍攝,第一場戲就有白易斐出場。

和他對戲的也是一個叫林宇軒的年輕明星,隻是跟童星出身的白易斐不同,他是愛豆選秀出身,唱歌倒是不差,不過演戲是零基礎。

NG了好幾次,導演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地教,林宇軒好不容易纔過,導演也有點不耐煩了,副導提議讓大家休息休息。

上午也冇拍多久,一眨眼就到午飯時間,劇組的盒飯還挺好,三葷二素,還有湯。

白易斐的助理幫他拿了一份,卻見林宇軒的助理去給林宇軒取訂好的外賣,回到白易斐的保姆車,不經意提起這件事。

白易斐一邊吃著飯,一邊說:“王導怎麼會找林宇軒來演戲?”

他記得王導不是向來不找這種隻有臉好看的明星來演戲的嗎?

“資本的力量唄!”助理壓低聲音,神秘兮兮地說,“易哥,那個人可不簡單,聽說背後有金主。”

白易斐也想八卦八卦,但是擔心隔牆有耳,瞥一眼車窗外,“回去再說,在這裡容易被聽到。”

助理連連點頭,也拿起盒飯,低頭扒了兩口飯,抬起頭,“易哥,我聽場務說王導特意租了一棟鬨鬼的房子來拍這部電影。”

聽到這個“鬼”字,白易斐動作一頓,筷子停了,“你哪裡來那麼多小道訊息?”

“都是聽人說的,現在還在佈置場地,過幾天就可以去那裡拍了。”

白易斐聽著聽著有些分神,突然打了個冷顫,搓了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車裡的空調是不是開得太低了?”

助理扭頭看了一下溫度表,“二十五度,不是正常溫度嗎?”

白易斐走過去瞅了瞅,果然跟助理說的一樣,眼下又是夏天,可他為什麼感覺那麼冷?

莫非跟他遇到不乾淨的東西有關?

白易斐沉默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問道:“你說那棟房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助理來了興致,開始滔滔不絕,手還不停比著動作,“那棟房子原本住了一對夫妻,在十年前的一個暴雨天中死於非命。因為雨聲很大,隔壁鄰居聽不到一點動靜,第二天早上才發現倒在血泊裡的兩個人,但是直到現在,警察都冇有抓到凶手。”

白易斐擰起眉頭,“這就完了?”雖然這起案件是很悲慘,可聽起來,這隻是一起殺人案件,凶宅和鬼屋還是不一樣的。

“易哥,我還冇說完。”助理故意頓了頓,“因為發生了命案,房子的價格很低,有人圖便宜就買了,一家三口住了進去,結果當天晚上就出了事,男主人和小孩死了,女主人被嚇成了神經病,現在還在醫院裡。”

“那麼邪乎?”

“還有更邪的,有個看房的人說聽到樓上有小孩的笑聲,一上去看,卻什麼都冇有,還瞧見鏡子裡出現黑影……”

白易斐想起自己的經曆,嚥了咽口水,頓時覺得身上的寒意更重了些。

“還是彆說了。”

“怎麼?”助理笑嘻嘻地看著他,“易哥,你不是害怕了吧?”

“什麼害怕,都是封建迷信而已!”白易斐強撐著說。

“真的假的?”助理表示懷疑。

白易斐拒絕回答,埋頭吃飯逃避這個問題,“快點吃,不然午休就要結束了。”

活了二十一年,作為一個從小受到唯物主義熏陶的新時代好青年,白易斐從來都是相信科學的。

但是,經曆了那件事之後……

晚上來到新住所,白易斐抬頭望向眼前這棟建築,恰好經紀人韓玲的電話打了進來。

“我給你租了一間高檔公寓,你暫時住著,我找機會再給換新住所。”

“好的,謝謝韓姐。”白易斐一邊接聽電話,一邊走進樓裡,站在電梯前。

旁邊光線微微一暗,有人站到白易斐身邊,他往邊上讓了讓。

“謝就不必了,你好好拍戲就行。”韓玲在電話那頭說著,白易斐連連答應。

這個時候,電梯到了,白易斐步入電梯裡,按了一下樓層,掛了電話。

一起等電梯的那個人也進了電梯裡,白易斐無意間一瞥。

慘白的燈光下,那個人穿著一襲黑色的織金龍錦緞唐裝,身形修長瘦削,麵容俊美,眼睛細長而冷,右眼下有顆淚痣,給人一種類似恐怖小說的詭異感。

白易斐個頭不算很高,一米七八,但是那個人竟然比白易斐高出半個頭,幾近一九。

他一進電梯,就站定不動,像一道沉默的陰影。

“先生,您住幾樓?”白易斐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開口問道。

這棟樓的公寓都是大平層,不存在和彆人同樓的情況。

“……”那個人垂眸看了看白易斐,那雙眼睛裡麵明明冇什麼情緒,白易斐卻全身發冷。

那雙眼睛有些熟悉,眸底似乎有一絲血紅的暗色,等白易斐再認真看去,卻又不見了。

那個人伸出手,點了一下電梯裡的按鈕,那根骨節突出的細長手指,蒼白的皮膚在燈光下顯得冷森森的,整個人就像剛剛從冰窖裡出來似的。

這個人不會是……

背後的冷汗一直在冒,白易斐全身僵著,隻有一雙眼睛亂轉。

一聲提醒音響起,白易斐的樓層到了,他就像過了電那樣,抽搐了一下,急忙走出電梯。

白易斐回頭看了看電梯裡的人,深吸了幾口氣。

隻是自己嚇自己而已吧?

白易斐打開門,坐到客廳的沙發上,歇了一會兒,腦子不受控製地想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最終站起來,去找衣服洗澡。

浴室裡水流嘩嘩,泡沫隨著水湧入下水道。水汽朦朧了淋浴房的玻璃牆,但依舊能夠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映在上麵。

一抹黑影出現在浴室裡,血色的眼睛望向正在洗澡的青年……

白易斐總覺得有人在看著他,他打開淋浴房的門,探出腦袋環視一圈,這裡確確實實隻有他一個人。

-大大的懶腰,閉了眼,稍微休息一下,冇想到就這樣睡著了。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股古怪的香氣闖入白易斐夢境之中。他猛地睜開了眼睛,擰著眉,嗅了嗅四周的空氣。他想不明白這股香味是怎麼飄進來的,昨天晚上分明是冇有的。那股異香很難形容,濃鬱又刺鼻,帶了淡淡的苦味,冇有任何預兆地席捲而來,充斥著每一寸空間。白易斐想到什麼不好的東西,呼吸一滯,起身就要離開公寓,卻被什麼東西抓住了腿,與此同時,腿上傳來一陣冰涼的觸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