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起眼。“咣……”一聲鐘磬響處,菩提祖師睜開眼來,眼神淡淡汩汩的望了眾弟子一眼,開口講道,清音入耳。頓時天花亂墜,地湧金蓮。妙演三乘教,精微萬法全。慢搖麈尾噴珠玉,響振雷霆動九天。說一會道,講一會禪,三家配合本如然。開明一字皈誠理,指引無生了性玄。蘇辰腦海“轟隆隆”一聲悶響,恍惚中就看到了天地初分,星鬥運行、陰陽造化,五行輪轉……這是七年來,菩提祖師第一次開講。具體講的是什麼,其實冇有一個人能完全聽...-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下)

“叮,鈴鈴……”

一聲清脆悅耳的鈴聲,悠悠揚揚響起。

剛開始並不算大聲,緊接著就滿山迴應,直響入心靈深處,直震得所有人都醒覺過來。

所有弟子,不論是在修武練功,還是靜坐讀書,或者廟算施法。全都停了修行,轉頭望向大殿方向。

“祖師出關了,又到了開壇講道時間。”

“傳聞中,大能者講道能讓天花亂墜,地湧金蓮,菩提祖師三教同修,也不知道講道之時到底是個什麼景象?”

蘇辰心裡有些激動。

他拜入三星洞以來,最期待的莫非兩件事。

一件事就是傳法;另一件事就是講道。

至於其他弟子視若珍寶的各種雜學武藝,在他眼裡簡直是不值一提。

欲得根本法,須向大道求。

他的實力強了,眼光高了,許多東西都看不上了。

整理好道袍木冠,蘇辰把身上強大氣息收斂深藏於先天寶貝明珠之中,重新恢覆成當日剛進來之時的修為水平。

跟剛入門時相比,也還是有點區彆的。

他身上的氣息顯得更加樸素淡雅,一見忘俗,氣質上有了很大變化。

就如方寸山中那些靈花異木一般,毫不惹眼,靈蘊深藏。

不過,這些變化,彆人基本上不會關注。

他們不時小聲談笑,三個成群,五個結伴的走向大殿。

猴子身體壯健了許多。

也許是因為苦練武藝的緣故,他的身上多了一些銳氣,顧盼之間頗為豪雄。

有十餘位弟子,圍在他的身邊,狀甚親熱。

時不時,就能聽到猴子放聲大笑,很是爽朗的模樣。

蘇辰雖然很長時間冇出門,但也知道這種情況是如何出現的。

猴子這些年來一心討好眾位師兄,做足了懂事師弟的模樣,什麼事情都搶著乾。

人心都是肉長的。這些年過去,終於讓這些師兄另眼相看,把他當做了好師弟,不以異類排斥。

另一個原因,當然也是最本質的原因,那就是猴子的本事大漲了。

說起來,這世間的確存在著天賦的分彆。

方寸山弟子拜進山門之後,長的呆了七十餘載,短的也進來二十餘年了。

可是,論及武藝,猴子卻是後來居上。

開始兩年,還有一些人比猴子厲害。到了近些年,就連三師兄悟明,費儘全身本事,也隻能與猴子拚個平手。

依蘇辰看,這還是因為猴子懂做人,不想折了師兄的臉麵。

每次比試時,他都會放水留手,才得了這麼一個場麵。

不客氣的說,除了蘇辰之外,論及戰力武力,上山七年的猴子,已經是弟子之中排名第一,甚至遠超同儕。

三師兄悟明傳承了動字門功法,十八般武器全都精熟得很,這種專司戰鬥的好手都輸他一些,其他人就更加不是對手。

畢竟,二師兄悟雲學的百家流派,是一介儒生,打鬥根本不行。

大師兄悟深隻是一個神棍,最多算命厲害一些。

四師兄悟心,每日打坐辟穀,不問世事,簡直坐成了木石,整日裡懵懵懂懂的。

其他師兄,在大殿之中連個位置也冇混到,修為隻是堪堪突破元神五階,估計連猴子一棒子都擋不住。

蘇辰能夠感應得到,猴子時不時把眼光瞟過來,有著躍躍欲試。眼底深處,更深藏著一點隱晦恨意。

顯然還記得當初的事情。

也不知為何,這傢夥一直冇來挑戰自己,有可能是自覺把握不大,當時被打得狠了,有了心理陰影。

更有可能,他在憋著什麼壞招。反正,這傢夥跟剛來之時的溫馴完全不同,開始抖起來了。

“底氣足了,要翻天嗎?彆急,你的好事來了。”

一進大殿,蘇辰心血來潮,看著猴子,突然就有了奇妙感應。

也許,就在今天,猴子將會得傳真法。

“能不能得到好處?就看這一波操作了,成則會所嫩模,敗則下海乾活。”

心念轉動著,蘇辰甚至冇有太注意微閉雙目端坐雲台的菩提祖師,隻是默默的站在眾位師兄身後。

他站在靠近簷柱的地方,十分不起眼。

“咣……”

一聲鐘磬響處,菩提祖師睜開眼來,眼神淡淡汩汩的望了眾弟子一眼,開口講道,清音入耳。

頓時天花亂墜,地湧金蓮。妙演三乘教,精微萬法全。

慢搖麈尾噴珠玉,響振雷霆動九天。

說一會道,講一會禪,三家配合本如然。

開明一字皈誠理,指引無生了性玄。

蘇辰腦海“轟隆隆”一聲悶響,恍惚中就看到了天地初分,星鬥運行、陰陽造化,五行輪轉……

這是七年來,菩提祖師

第一次開講。

具體講的是什麼,其實冇有一個人能完全聽懂。

他似乎不是講道給弟子聽,而是把自己的感悟統合總結,推演驗證。

是講給自己聽的。

空空濛蒙清音鳴響,眾人洗耳靜聽,再冇人膽敢出聲。

門外忽聞一陣風響,漫天雀鳥落在殿外,乖乖趴伏於地……

沙沙足步聲響起,又有一大片異獸,靜悄悄的從山林各處走了出來,自動自發的排成隊型,靜臥廣場。

所有珍禽異獸俱都一言不發,神情中全是滿足。

更遠處,一些千年古木,奇花異草,在講道聲音中,也隨風輕點枝葉。

似乎在歡唱著生長著。

祖師想到什麼說什麼,信馬遊韁隨意講著,絕對冇有任何針對性指導,但所有人都無比珍惜著這難得的機會。

無論修為是高是低,在這個聲音之中,都能解開心底疑惑。

小到一刀一劍怎麼劈砍更省力,大到開天劈地到底是力破法,還是以身合道。

隻要你心中想到,就能得到。

當然,能不能記住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蘇辰偶爾會偷聽眾位師兄閒談,知道他們曾經聽過祖師講道。

當時明明什麼都聽清楚了,感覺所得良多。

但事實上一覺睡醒,境界還是那個境界,不懂的照樣不懂。

那些大道真理,那些感悟,完全記不住。

所以,三十五位師兄,此時唯一要做的,其實就是記憶。

他們越是強行領悟記憶,就越是吃力。

到了後來,高台之上祖師仍然在開講,這三十五人,已經死記硬背得滿頭大汗。眉頭深深皺起,十分吃力。

聽到後麵,儘忘了前麵。

就如清風過耳,再不留痕。

蘇辰隻是看了一眼,就閉上雙目,不去關注旁人。

他感覺往日裡誦讀萬遍的黃庭經又起了變化。

一個個文字全都變了模樣,化為無數規則映入心海。

靈魂就如到了九天之上,親自觀看了世間變遷,天地造化生成。

一種莫名感悟在心裡升起。

不知不覺的,他對一些五行法術,有了根本性的認識。對陰陽對立又統一,有了精辟理解。

甚至,對這片天地、這個宇宙的形成,時間和空間的相互影響也有了一些心得。

“這就是道行。看的不是紅塵,也不是個人命運。而是宇宙生滅,造化有無。”

蘇辰知道機會難得,不敢怠慢,專心一意的聽著。

他甚至冇有察覺到靈魂急驟強大,隻是一個勁的感悟,感悟著。

那篇黃庭經,每過一刻就翻出新的篇章,總是會出現新的意蘊。

“不說學得真傳,就算領悟到大道真言的一些皮毛,也對我有著很大好處。

凡事高屋建瓴,現在有些東西冇有徹底明悟沒關係,有著這一次講道,就有了方向。

黃庭經總會自主演化,待得修為高深了,就能生成新的變化。我也能一直走在正確路上,不虞無人指引。”

蘇辰麵容古井無波,心靈深處卻是大海揚波。

他記不住的,有著明珠這種先天靈寶記住。領悟到的東西,第一時間備份存檔。

這是一種本能的做法,蘇辰甚至冇有下達命令,明珠小丫頭就開始做了。

並且,她還難得正經的在洞府之中擺了一個五心向天的盤膝動作,小臉上全是嚴肅。

猴子卻是冇有這份造化。

但他天生氣運滔天,根基之厚無以倫比,這一次聽道所得,比起蘇辰來,也是不遑多讓了。

隻不過,就不知事後他能記得多少。這一點,恐怕也隻能看命數。

聽到精彩處,猴子開心得抓耳撓腮,眉花眼笑。竟忍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他就如喝醉了酒一般,忘了站在隊尾,兩條孤拐踉踉蹌蹌的走到了大殿正中。

……

-,隻是一個勁的感悟,感悟著。那篇黃庭經,每過一刻就翻出新的篇章,總是會出現新的意蘊。“不說學得真傳,就算領悟到大道真言的一些皮毛,也對我有著很大好處。凡事高屋建瓴,現在有些東西冇有徹底明悟沒關係,有著這一次講道,就有了方向。黃庭經總會自主演化,待得修為高深了,就能生成新的變化。我也能一直走在正確路上,不虞無人指引。”蘇辰麵容古井無波,心靈深處卻是大海揚波。他記不住的,有著明珠這種先天靈寶記住。領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