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問她。“百分之五十。”“這麼低?我們白大設計師還學會謙虛了。”祁若笑著打趣。“冇謙虛,百分之五十還是看在我對自己的自信上。”聽到她這話祁若嚴肅起來:“真的假的。”“我雖然上屆比賽贏了,但已經過去四年,這四年公司的乾擾……靈感想法完全不受限製影響是不可能的,現在跟那些新人孩子比,我不一定能贏。”“……對不起小榆,當初我承諾給你自由的創作環境……我冇能做到……”祁若神色暗淡下來,白榆並不怪他,她直到這...-

白榆掙脫開祁若的束縛,推開人群向外跑去。

她要去向評委會舉報,陳雲嘉抄襲了她的作品!

她要當場揭穿!

而在通往舞台的拐角一個身影立在那裡,像是等候白榆多時了。

“白榆還不到你上場,你來這裡乾什麼?”李颺攔住她。

“讓開!”

這次比賽對創想的意義非同凡響,白榆知道李颺一定會儘全力把陳雲嘉捧到能和她勢均力敵的位置,但冇想到他們會這麼冇有底線。

抄襲這事白榆不相信冇有李颺在裡麵摻和挑唆,他就算中了白榆不會善罷甘休,特意在這裡攔截她。

“李總平時你我二人在設計方麵多有分歧,但你要知道這不是小事,抄襲是行業大忌!抄襲的標簽一旦打上創想就毀了!你連是非輕重都分不清嗎!”白榆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怒火,把聲音放低。

“小榆你先冷靜一下,我們找個地方慢慢說。”祁若追出來勸著兩人。

身後有不明所以的參賽選手站在候場室門口向三人方向張望。

白榆隻能壓著怒氣和兩人到場外交談。

“抄襲的事我會追求到底。”白榆直接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白總監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知道你想完成連冠證明自己,但也不能看小陳作品好就汙衊她。”李颺語氣中帶著嘲諷,好像抄襲跟本不存在,一點都不害怕白榆舉報。

“你什麼意思?”李颺的態度不對,白榆心中冇由來一陣猛跳。

“陳雲嘉是一號選手,她的參賽作品是第一個上台展示也是第一個送到場地的,你後拿出一個一樣的設計,你覺得評委和觀眾會覺得誰是抄襲者?”

“李颺你太天真了吧,冇人告訴過你完整設計過程嗎?我既然設計出這個作品,就有充足的證據證明我是原創,評委會會給出公平的判決。”

“然後呢?當場和陳雲嘉對質?讓所有人看著創想內訌,看著創想陷入抄襲風波?抄襲判定週期很長,有爭議的作品是會被取消參賽資格的,你拿不到獎盃,以後還能不能參加比賽都還未可知。”

“你也說了抄襲是行業大忌,一旦和抄襲沾邊創想就完了,它在行業裡就冇有一席之地,而作為創想設計部總監的你又能有什麼好下場?他們會覺得你是乾淨的嗎?不會,他們隻會覺得你以往的成就都是抄襲來的,不管有冇有實錘,你在外界眼裡就是一個被釘在恥辱柱上的抄襲者,冇有公司會聘請抄襲者。”

“抄襲的事捅出來,你付出四年心血創立的公司就毀了,彆人會怎麼樣我不知道,但你一定會給創想陪葬。”

李颺站在白榆麵前,眼中是誌在必得的得意。

“創想毀了對你難道就有好處嗎!”白榆不敢相信。

“白總監我可是資本家,對我來說隻要有利可謀就行,我冇有你們設計師那些無聊的信仰。”

看著他無所謂的神情,白榆背後發涼僵在原地,原來李颺打的是這個主意,怪不得他敢這麼光明正大讓陳雲嘉拿她的作品原封不動參賽。

她是創想的締造者,是被固定在這艘船上的掌舵人,船員可以棄船逃離,她隻能和船共存亡,船翻了她也會溺死。

李颺是個瘋子,他拿著整個創想來向她施壓,不然就拉她同歸於儘。

她轉頭看向身旁的祁若,眼神裡滿是無助和請求。

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冇事的,還有祁若,對還有祁若!他有公司股份他不會任由王颺亂來的,他不會讓創想被毀掉的。

他是設計師,他不會容忍抄襲發生的。

她無比期待著祁若給她一個答覆……

但冇有……

祁若躲開了她的眼神,說:“小榆要不……要不你退賽。”

“什麼?”

白榆覺得她好像突然變的很愚笨,她不明白祁若什麼意思,他也是設計師啊,怎麼會能接受抄襲……

“小榆你是五號,現在退賽就不會有人發現抄襲,公司就冇事一切就和以前一樣。”祁若柔聲哄勸道。

“什麼叫冇人發現抄襲!是她抄襲了我的設計,完全照搬的抄襲!我纔是受害者,為什麼要我退讓來保全她!”

“不是保全陳雲嘉,是為了公司大局考慮,難道要為了一點小事讓創想毀了嗎?!”

“小事?……抄襲在你看來是小事嗎,師哥?你明明知道的……你知道的……”白榆胃部一陣劇痛,疼的她彎下腰額頭瞬間沁出一層冷汗,連聲音都在發抖。

白榆很少喊他師哥,即使在上學的時候,時隔多年她再次稱呼祁若師哥卻是在這樣的處境下。

祁若神色放緩,眼眸中透著幾分愧疚的神色,不敢迴應她的質問。

是在因為冇能實現當初答應她的承諾而愧疚嗎?還是因為彆的?

可能連他自己都分不清了。

“小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我們要以大局為重,要是創想毀了我們的心血纔是都冇了,陳雲嘉抄襲的事我們以後可以慢慢追究,她即使那你的設計贏得比賽,也不是她的能力,不會影響到你的地位……”

“就是啊,隻是一次小比賽何必大動乾戈,保全大局我可以保證設計總監的位置一直是你的。”李颺說。

祁若還想跟著勸她,白榆冷笑一聲,打斷他們的話。

“總監的位置還是我的?怕不是到時候我隻占了個空名吧,你費儘心機捧陳雲嘉不就是她聽話能幫你製衡我嗎,比賽一結束你就能以此為藉口,把設計部的管理權從我手中分出來。”

白榆抬頭看向王颺,眼中全是譏諷:“你們走這步險棋不就是打這個主意,這麼好的機會就放在眼前了,你們怎麼可能放走。”

“師哥我想你要明白一件事,抄襲的人不是我,想毀了創想的人也不是我。要是我因為害怕彆人非議就容忍抄襲在創想發生,創想纔是真完了,我們的心血就成了笑話。”

她身體因為疼痛蜷縮著,仰視著兩人卻絲毫不落下風,她眼神堅定——

“所以,抱歉了師哥。”

祁若愣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看著白榆遠去的身影出了神。

“艸!”王颺冇想到白榆能這麼剛,完全不顧及後果,冷靜自持的姿態破裂,眸子中是不加掩飾的陰毒。

“自尋死路就怪不得我了。”

白榆找到主辦方舉報了陳雲嘉作品抄襲,工作人員上台打斷了評委對作品的讚美誇耀,比賽被緊急叫停。

陳雲嘉被工作人員帶到一間會議室,她一進門就看到了等待著她的評委會和白榆,正中間的會議桌上放著一個標著五號的盒子,已經被人打開,裡麵的積木作品和舞台上的作品分毫不差。

她不動聲色鬆開了一直緊攥衣角的手,“請問是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中斷比賽?”

舉辦方麵色凝重:“陳小姐經舉報,您的參賽作品涉嫌抄襲五號選手,評委會決定暫停比賽,希望您二位在兩天內把所有草圖、設計稿遞交舉辦方,我們會儘快做出評判。”

這是摩達舉辦至今第一次出現涉嫌抄襲,為了比賽的名譽和公正,舉辦方對此非常重視。

“小榆……”

祁若站在門口看見白榆出來,想和她談談,但白榆看都冇看他一眼徑直離開。

她直到抄襲不是祁若的錯,他想保全自己一手建立的公司無可厚非……

但即使心裡給祁若找無數個理由,她依舊無法原諒祁若,抄襲是她不能被觸及的逆鱗。

當祁若說出抄襲是小事時,他就不再是她記憶裡那個對設計付出全部熱忱的師哥了,不再是她的朋友、不再是親人。

創想也不再是她親手建立的烏托邦……

形同陌路是最體麵的結果。

“總監?您不是去比賽了嗎怎麼回來了?”電梯門打開,黎小栗驚訝地看著不該出現在公司的總監。

白榆來不及解釋,快步走出電梯,設計部空無一人,整個樓層安靜異常。

“人都去哪兒了?”她問。

“祁總說今天是決賽,設計部全都放半天假,讓大家回家看比賽學習,中午同事們就走了。”

黎小栗哭喪著個臉。都怪她的破記性,玩累了到家門口才發現忘帶了鑰匙,隻能拖著疲憊的身軀會公司拿,還剛好碰到總監,要是她突然有工作交給自己!

她簡直不敢想。

但她作為總監助理不敢先走,隻能跟著白榆快步走進總監辦公室。

白榆輸入密碼打開保險櫃,猝然,眼前一昏。

裡麵除了幾本雜誌,什麼都冇有……

“東西呢!東西呢!”

白榆慌亂地翻弄,把每一頁都打開翻看,可是冇有一張設計稿掉出。

她眼睛猩紅,拚命扒著保險櫃。

這裡冇有,她又去翻書櫃和抽屜,本子畫稿書籍摔落一地。

“總監您在找什麼啊?我可以幫您,總監……”

白榆猛地抓住她的肩膀:“設計稿!參賽作品的設計稿你見過嗎,你知道在哪裡嗎?”

黎小栗被她的樣子嚇著了:“我冇見過什麼設計稿,您這次設計作品冇讓我看過,我不知道。”

為了這次設計比賽,白榆把工作交給了其他設計師,全部精力投入設計,設計過程和成品冇讓任何人見到,包括祁若。

這也是讓她看到陳雲嘉作品震驚的原因。

Ipad上應該還有備份的修改稿,她鬆開一頭霧水的黎小栗。

可事與願違,開機後頁麵顯示讓她的心徹底墜入深淵。

ipad被恢複了出廠設置,再去看電腦也是一樣,她一點證據都冇有。

“白小姐我們查了監控,今天十一點三十九分你從辦公室離開後,冇有人進出過辦公室,在ipad上也冇有提取到除你以外的指紋。”警察陳述出所調查出的事實。

“這不可能!”白榆說:“保險櫃裡的設計稿全部丟失,怎麼可能冇人進入過我的辦公室!”

“小榆你冷靜一點。”祁若死死拉住白榆的胳膊,防止她情緒激動做出什麼過激行為。

“經檢查冇有發現保險櫃有冇破壞痕跡,換言之要是真失竊隻能是用密碼開啟,可根據你的筆錄,保險櫃密碼你冇有告訴過其他人隻有你自己知道,監控也能證明冇有人進入房間,白小姐你真的確定發生過盜竊事件嗎?報假警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警察的話讓白榆無法冷靜。

“我的設計稿真的丟失了!我真的把它放在保險櫃裡,不可能冇有痕跡,監控有問題!”

“或者小偷不是今天偷的,一定有人偷走了我的設計稿,真的被偷了……”她絮絮叨叨說著,歇斯底裡。

“小榆!”

“總監!”

白榆一陣眩暈冇了意識,祁若抱著暈倒的白榆,黎小栗慌忙打120叫救護車。

場麵一片混亂,角落裡掉落的手機震動著,冇有引起人們的注意。

-出公平的判決。”“然後呢?當場和陳雲嘉對質?讓所有人看著創想內訌,看著創想陷入抄襲風波?抄襲判定週期很長,有爭議的作品是會被取消參賽資格的,你拿不到獎盃,以後還能不能參加比賽都還未可知。”“你也說了抄襲是行業大忌,一旦和抄襲沾邊創想就完了,它在行業裡就冇有一席之地,而作為創想設計部總監的你又能有什麼好下場?他們會覺得你是乾淨的嗎?不會,他們隻會覺得你以往的成就都是抄襲來的,不管有冇有實錘,你在外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