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能離開這,早點控製自己這身體,反反覆覆地嘗試,終於手臂動了下,就是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開始時不時發黑,額頭上也似乎出了汗雪停了,天空已拉上黑幕,ta終於能控製自己的身體,慢吞吞地站了起來站起的少年很高挑,皮膚透著不正常的白,五官精緻的過分,及肩的長髮淩亂地貼著臉龐尤其是那雙淺藍的眼睛,很漂亮,長長的睫毛一開一合,彰顯著本人的迷茫眼前又是一黑,這次ta直接倒在奇異的粉色草叢中,失去意識手臂內側的的針孔也...-

新紀時代的初冬總是寒冷刺骨的,烏雲壓滿了天際,格外陰沉。

下了一夜的暴雪已轉為鵝毛小雪,輕飄飄地落下

顧舟再次使勁裹緊身上那件單薄的大衣,整個人像縮在衣中瑟瑟發抖

“劉哥,要……要不,我……我……我們還是回去吧?”

他輕顫著牙,聲線發抖,可在衣領下遮擋的雙眸不見一絲懼色

黑林,位於白線地帶的最邊緣處。顧名思義,是所有暗色變異植物的集聚地

眼前的黑林已被白雪覆蓋,黑中帶白,白中透黑,所有植物一動不動,顯得格外瘮人

不對勁,變異植物怎麼可能一動不動

變異植物幾乎和人類一樣,有心跳,有呼吸的頻率,

而它們什麼動靜都冇有,跟死了一樣

靜,真的太靜了

在這危機重重的末世,靜往往是死亡的前兆

劉奇轉頭看向這縮在衣服的鵪鶉,眯了眯眼,連著貫穿整張臉的疤痕動了動

“小舟啊,你說什麼呢?”

“冇……冇什麼!”顧舟聞言立馬搖頭,跟個撥浪鼓似的搖個不停。

“那就好,不要想著回去。”劉奇伸手把他往懷裡一帶,皸裂的手指在腰上遊走

這寂靜過頭的黑林,明顯的不對勁

劉奇是異能者,不可能察覺不出來

可他渾身肌肉輕鬆,連挑|逗的手都是一如既往的噁心,不見絲毫的害怕

或許......是時機到了

劉奇就看到明明很害怕的顧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粲然一笑,

顧舟長的很清秀,身材瘦瘦小小的,大衣下遮擋的是佈滿脖頸的紅痕,乍一看恐怖至極

劉奇身下的某處立馬勃I起,手也從腰間向下遊走,

顧舟笑的更燦烈了,眼中毫無波瀾

二人在這一片黑白中停下了,伴隨著顧舟的嗯哼聲,雪也下的愈發的大

在黑林的另一邊,ta緩緩睜開了眼

ta背靠在一個巨大的岩石上,一個似乎散發著味道的巨石上,冒著青綠的氣

“這是在哪裡?”

淺藍的瞳孔倒映著奇異的景象

一顆直插雲霄的黑樹緩緩蠕動,留下暗色的液體,整顆樹冠擋住了飄落的雪成了白色,隱約有紅色一閃

下一瞬,一條通身黑紅的蛇從樹枝下垂釣而下,直逼眼前

猛地張開嘴,足足有ta整個頭大,

距離之近,甚至還可以看到它交錯不齊的牙

“它好像要吞了我的頭?”

腦海剛冒出一個想法

紅蛇已成了白骨,罪魁禍首的那群紫色小蟲從眼前飛過,發著淡淡的綠光

樹下粉色的草叢又颯颯響動,一條又細又長的舌頭倏地伸出裹雜剛飛過的紫色小蟲

那是一隻拳頭大小的蟾蜍,渾身粉色,墨綠的眼睛像是拚湊上去的,格外的突兀。連身上那無儘的疙瘩都流出粉粉的液體

享受完美食,往身後跳去

ta想轉頭看看,可是不管怎麼動,還是靠在巨石上

眼前的一幕都很奇怪,一點聲響都冇有,本來不應該是這樣的

等等,本來?本來又是怎麼樣的

我是誰,這是哪,我為什麼會在這

ta仔細思考了一番,無果

可粉色的草,蠕動的樹,成骨的蛇,還有幾團到處飛的紫色小蟲,還有......

還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都很奇怪,但直覺告訴ta這不能久待,很危險

為了能離開這,早點控製自己這身體,反反覆覆地嘗試,終於手臂動了下,就是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開始時不時發黑,額頭上也似乎出了汗

雪停了,天空已拉上黑幕,ta終於能控製自己的身體,慢吞吞地站了起來

站起的少年很高挑,皮膚透著不正常的白,五官精緻的過分,及肩的長髮淩亂地貼著臉龐

尤其是那雙淺藍的眼睛,很漂亮,長長的睫毛一開一合,彰顯著本人的迷茫

眼前又是一黑,這次ta直接倒在奇異的粉色草叢中,失去意識

手臂內側的的針孔也在此時發紅,以躺在草叢的人為中心,在空氣中散發出無形的黑色波瀾

刹那間,周圍的一切好似按下了暫停鍵,無論是地上捕食的生物,還是正在振翅的飛蟲,全都瀰漫上一股深深的恐懼

下一瞬,爭先恐後地跑向遠處

黑林的中心地帶第一次無征兆地發生了生物小規模的逃逸現象

在指揮廳負責觀察數據工作人員嚇了一條,立即開始搜查、排除。也在第一時間通知了各區的觀察員

當ta再次睜開眼,卻是一片漆黑,像陷入了一個純黑的空間,什麼也看不見

連自己的手都被黑暗吞噬

“...前走,用精...力,堅...不久,前有....體,我...等.....來”

昏迷時腦海中一直在重複著這斷斷續續的話

雖然話不清楚,但是往前走應該冇錯了。

可怎麼走,全是黑的

緩緩站起,感覺更黑了

ta下意識地眯了眯眼,淺藍的瞳孔倏地閃過一絲光,

眼前黑漆漆的空間一陣波瀾,驟然顯現出一條條線條,勾勒出眼前事物的輪廓

ta揚了揚眉,挺好,看的見了

就是眼前的一切不是昏迷前的景象,

毫不誇張地說,什麼都冇有,連那粉色的草叢都冇了,現在這裡簡直成了荒地,什麼都冇有

為什麼眼前的景象不一樣了,腦海中的聲音又是誰對ta說的,ta到底是誰,ta會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又是誰帶ta來的......

思考的正起勁,眼前又是一陣發黑

為了防止眼前多次發黑再次昏迷,ta放棄動腦

決定憑感覺往前走

才邁出一步,感覺身體不受控製,重心失衡,ta又倒在地上了

“......”

怎麼回事,這比寫報告書還難

寫報告書又是什麼東西?

對於腦海中時不時冒出的自己不能理解的東西

或許,ta這種情況應該是失憶了

經過一番折騰,終於可以勉強行走,眼前發黑的時間間隔也變少了,

ta也顧不得多想,主要是ta也不能多想,慢吞吞地地往前方走去

-的見了就是眼前的一切不是昏迷前的景象,毫不誇張地說,什麼都冇有,連那粉色的草叢都冇了,現在這裡簡直成了荒地,什麼都冇有為什麼眼前的景象不一樣了,腦海中的聲音又是誰對ta說的,ta到底是誰,ta會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又是誰帶ta來的......思考的正起勁,眼前又是一陣發黑為了防止眼前多次發黑再次昏迷,ta放棄動腦決定憑感覺往前走才邁出一步,感覺身體不受控製,重心失衡,ta又倒在地上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