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公子”邀請您玩遊戲“靈寵弑殺”】【主播“星辰不染”,平台邀請您參加遊戲“靈寵弑殺”的活動】【主播“星辰不染”,平台邀請您參加遊戲“靈寵弑殺”的活動】……“星辰不染”是簡星的網絡名稱。“玩玩玩,怎麼還帶催的呢。”簡星手握鼠標,快速找到聲喻直播平台的爆火遊戲“靈寵弑殺”。為了脫掉這幾個月以來被戴上的遊戲渣渣的帽子,他熬了好幾個晚上看這個遊戲的攻略。這次,他一定能一雪前恥“鐵汁們,今晚我就讓你們看看我玩...-

【星辰哥哥,快跑……嘿嘿嘿,我來了】

【我和她們不一樣,我來救你來了】

……

魔族內,簡星和他的靈寵九尾狐,瘋狂逃竄。

身後,數不清有多少個前來抓他的,又不知道有多少個幫他攔截的玩家人物,亂成一團。

“不是,你們抓我一個新手乾什麼,就為了那一箱黃金獎勵,合理嗎?道德嗎?有人性嗎?”

簡星瘋狂點擊鼠標,鍵盤上那幾個操控上下左右行走的按鍵似是要被按得冒煙。

[主人,笨蛋]九尾狐嬉笑。

“我艸,氣死我了,還不是你……”

簡星被一玩家攔住去路,名字……呃,叫“眾愛卿平身”,看等級,丫的,是八十級的老玩家。

“彆彆彆,大哥,有話好好說。”

老玩家的人物形象是“魔”,在魔族地盤,身上所有的能力都會翻倍。

“眾愛卿平身”:【扔下魔果】

“好的。”打不過,簡星立馬扔下揹包裡魔果一千個。

……

“還有什麼指教嗎?”響久,那人撿了魔果還攔著簡星,問道。

“眾愛卿平身”:【抓你】

“我%F%U&*C#*K%^”簡星暴怒,刷視頻知道,被抓後要去“地牢”做苦力,還冇好果子吃,這他可忍不了。

“你丫的言而無信呢。”

“眾愛卿平身”:【我做什麼承諾了】

私聊剛結束,簡星一抬眼就看到,周圍圍了一群看熱鬨的人,許是忌憚那位八十級的大佬,均不敢向前。

【這位“皇帝”怎麼來了,他不是塌房了嗎?】

【對啊,據說是官方內部的號……哦哦哦,我忘了,星辰哥哥是“小偷”】

“?”

“官方?官方了不起啊!!又不是我偷的,是他們冇做好遊戲,九尾狐亂搞的,抓我乾嘛……”

簡星無語,他現在立刻馬上想給這鬼遊戲一個舉報。

[主人,笨蛋]九尾狐嬉笑。

“你,不是……這麼牛逼嗎?”簡星話還冇罵出口,就見九尾狐瞬時蹦跳到那八十級玩家頭上。

霎時。

唰——

彩虹色氣流從大佬頭上溢位,覆蓋全身,blingbling。

遊戲係統音:【“星辰不染”殺死“眾愛卿平身”,並向他挑釁“你不是牛逼嗎?”】

簡星一直站著冇動:“?”

魔王音:【“星辰不染”破壞我魔族“玩家不可於魔族地盤打架鬥毆”的規則,現發通緝令,所有玩家殺“星辰不染”一次,獎勵黃金一箱,直至他死亡一百次】

魔王的指令一出,一旁原本看戲的玩家忌憚了九尾狐兩秒,隨後向簡星蜂擁而來。

“我我我……靠靠靠……跑啊……”簡星撿起那害人的九尾狐,就是亂跑一通。

【哇嗚哇嗚,星辰哥哥太可憐了,我下不去手了……咿呀,一箱黃金到手】

【太不要臉了,我也要黃金哈哈哈】

……

簡星被揍得無法動彈。

“喂,這合理嗎,我被人群毆誒。”

簡星被氣得冇脾氣了,緊張著的手指放鬆下來,靜靜看著遊戲畫麵中慘不忍睹的自己。

那逆子九尾狐不是很厲害嗎,怎麼不把他們乾倒在地?

“什麼破遊戲,不玩了。”簡星“啪”的一聲拍了一下鼠標,又氣不過不甘心地看著。

啊,他被這遊戲拿捏住了。

簡星再次快速回血、回血,拿出匕首……

等會,他是“人”,還是個新手,打不過。

冇事冇事,他用魔果去刺激一下九尾狐。

簡星從揹包裡拿出唯一僅存的魔果,餵給九尾狐。

其實他撿了一千零一個魔果,隻能怪這遊戲不行,隻識彆出了魔果一千個,出現這麼愚蠢的錯誤。

[主人,笨蛋]吃完魔果的九尾狐踩他頭上嬉笑。

踩踩踩,不停地踩。

“啊,我血壓上來了。”簡星惱怒,剛恢複生命值,一群人揮著昂貴武器,又準備往他頭上砍來。

鼠標聲噠噠噠……簡星自暴自棄,亂點。

嗯?

不知道點到了什麼東西,他進入了傳送通道。

通道一片幽藍,同色係的泡泡零零散散飄著,撞到簡星身上裂開碎掉。

簡星見過,這是任務傳送通道。

是啊,他抓到了那隻不聽話亂跑的靈寵,就該立馬跑去做自己的新手任務纔對啊,待在那裡被追殺乾什麼。

[主人,喜歡,小Y]九尾狐在簡星懷中,抬頭對他說,一條尾巴緩緩升起,輕輕拂過簡星的下巴。

“你怕不是成精了吧。”簡星終於從老玩家們的追殺中逃了出來,狠狠地鬆了一口氣。

【嗚嗚嗚,星辰哥哥竟然發現了逃脫的方法,不是說好的彆告訴他的嗎,我還想看哥哥生氣暴躁的樣子呢,太可愛了】

簡星看直播間彈幕:“精神病需得進精神病院是有道理的,來人,快把她抓走。”

傳送通道前往的時間有些長,因為在介紹女巫的故事,簡星之前看過,便讓它自動走著劇情。

【為什麼星辰哥哥的九尾狐這麼不聽話,我看彆人抽的九尾狐要正常很多,難不成真的出bug了?】

【不不不,你們冇看第一位抽到九尾狐博主最新的視頻嗎,也有不聽使喚的成分,雖然冇有星辰哥哥的搗蛋……】

簡星看了她們發的彈幕,順藤摸瓜前去看了那個視頻……嘖,就這種程度,還冇有他那逆子百分之一的胡鬨。

看來下播後還得找“靈寵弑殺”遊戲官方談談。

可是他要找誰呢?

不多想,遊戲人物已經加載進了女巫熬湯處。

女巫:【屋內樹下,青苔叢生,取其蚯蚓,絕美配料】

“就是去樹下青苔下麵的泥土裡挖蚯蚓,熬湯,知道知道。”簡星快速點擊,讓她說完去做任務。

【笑死,一個小時了,星辰哥哥終於是走到了這裡。】

【你彆說,你還彆說哈哈哈哈】

簡星不小心撇了眼直播間彈幕,真是謝謝了,怪不得他覺得這麼累,原來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

這本一進遊戲就該進行的任務,硬生生拖了一個小時。

心累啊……

誒,那逆子呢?

簡星剛從揹包裡拿出小鐵鏟,靈寵九尾狐又不見了。

簡星連忙開啟“靈寵定位”……哦,躲湯罐子後麵了。

隻要彆搗亂就好——

轉念一想,不行,簡星點擊“召喚靈寵”。

“?”

“召喚靈寵……”

簡星點擊了好幾下,終於是乖乖回到他懷裡。

看起來很乖,和之前他看到的博主的九尾狐一樣,許是官方那邊修複了bug了吧。

片刻之後。

叮叮咚叮咚——手機鈴聲響起。

“……”

簡星對著麥克風說了一句:“寶子們,我媽打電話來,先接個電話。”

說完,關掉麥克風,接聽電話。

“媽,怎麼了?”

“十一點了,你要下播了吧。”

“還冇,我零點下播。”

“你現在去A大接那孩子去你家,他剛纔險些和舍友打起來了……嗯,現在過去,剛好能在十一點半門禁前把他從學校帶走。”

“什麼孩子?……哦,把一個問題少年放到你兒子這裡來,你放心?”

簡星不明白他老媽的腦迴路,為啥非得找個人來叨擾他?

就不怕麻煩他哦。

楚星蔚:“放心啊,你成熟穩重,媽媽的朋友就是看中你這一點才讓那孩子跟你學學的,順便讓你幫著照顧照顧他。”

“?”好吧,在現實世界裡,簡星表現出來確實是端莊穩重的絕世好男兒。

不過那都是因為他腦子裡經常飄去二次元直播間,在現實中的他更願意能動手做事就少說話。

畢竟他不想把暴脾氣帶入現實生活中,那樣太欠了不討人喜歡。

“誒,怎麼不說話了?”

“媽,我隻能讓他住一晚,其他的免談。”在這件事情上,簡星態度還是很堅決的。

“你不想在直播間混飯吃了?哦,你是不是冇看我發給你的東西?”

……

簡星聽了她媽媽的話,點擊聊天訊息。

好傢夥,感情那孩子是影聲集團總裁時憑深的親弟弟時陌允。

嘶,這就是媽媽口中說的可憐孩子?

A大大三學生,二十歲,身高一八六,體重……不感興趣。

簡星看照片。

時陌允臉龐棱角分明,一雙眼眸滿是不爽,頭髮微長,原本正規的證件照也能看出他散發出來的桀驁,像是誰欠了他錢似的。

這樣的刺兒頭,他可不敢領回家。

“媽,我……”剛想拒絕,簡星腦子裡忽然閃過剛纔在玩遊戲時的慘狀。

如果他能和時憑深的弟弟搞好關係,那是不是就能獲得聲喻直播獨一份的恩寵——聲喻直播是影聲集團名下的子公司。

不僅如此,還有更大的機會獲得“靈寵弑殺”的獨家訊息,那他脫掉遊戲渣渣的帽子豈不是輕而易舉。

心眼子有些多,簡星暗暗笑笑。

“我去。”

“你這孩子,剛說你沉穩,怎麼罵人呢。”

“不是,我說我去接他,讓他收拾好東西,一會兒見。”簡星掛斷了電話,回到直播間告了急,謝了一波榜,匆匆離開了。

遊戲的新手任務也冇做完。

*

晚上十一點二十八分。

A大校門口,簡星開車駛來,不遠處看到一個穿著烏漆嘛黑衣服的高大男生站在路邊,旁邊還放了一個黑黝黝的行李箱。

“看來是他了。”

簡星在黑衣服男生麵前停下車,放下副駕駛上的車窗,按了兩聲喇叭。

他探著身子往男生看去:“時陌允?”

那男生低頭玩手機,聽見簡星的聲音愣了一下,隨後“哐哐”兩聲巨響,把行李箱放於車後箱。

簡星:???想罵人。

又是“哐”一聲,黑衣男生關了車門,坐在簡星的副駕上,猛地一拉安全帶,“哢”扣好。

車內燈光不好,簡星看不清男生的表情,不過從側臉輪廓中能認出就是他要接的人——時陌允。

簡星放下手機,最後確認問了聲:“你是時陌允吧,哥哥時憑深。”

“不然呢?”

副駕駛上的人徹徹底底地轉頭看向簡星,那渾身上下都野得要命的臭小子脾氣,是在向他挑釁吧?

是挑釁吧。

知不知道現在是老子在支援你,什麼叫支援,就是哥哥我在向你散發濃厚的善意。

臭小子,注意態度。

簡星內心戲把人罵了一遍,表麵微笑:“確認清楚比較好,那我們出發吧,弟弟。”

“彆叫我弟弟。”時陌允語氣依舊不爽,眼睛像是在審視簡星,直盯著。

“哦,行。”簡星緊握了一下方向盤後鬆開,微笑,“我叫簡星,比你大六歲,你可以叫我簡星哥。”

“哦,看不出來,我還以為你已經四十好幾了。”

聽罷,簡星倒吸半口氣,冷靜。

走在路上,誰不說他一句長得年輕,上次去超市買東西,那老闆還問他是大一新生嗎。

怎麼到他這,就四十好幾了!

挑釁,都是挑釁。

他忍。

簡星微笑,語調溫和:“是嗎,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評價,不過,小允算是誇到我心坎裡去了。”

“我其實也不喜歡顯得太年輕,畢竟已過二十了,看起來一點都不成熟穩重,不太好,你說是不是啊。”

時陌允輕蔑笑著“哼”了一聲。

“看來你也知道自己什麼樣,就不要在這裡擺大哥譜了,裝模做樣。”

簡星咬牙微笑,他後悔來接這位祖宗了,能把他扔在半路上嗎?

應該不會被封殺吧。

應該不會……

-可忍不了。“你丫的言而無信呢。”“眾愛卿平身”:【我做什麼承諾了】私聊剛結束,簡星一抬眼就看到,周圍圍了一群看熱鬨的人,許是忌憚那位八十級的大佬,均不敢向前。【這位“皇帝”怎麼來了,他不是塌房了嗎?】【對啊,據說是官方內部的號……哦哦哦,我忘了,星辰哥哥是“小偷”】“?”“官方?官方了不起啊!!又不是我偷的,是他們冇做好遊戲,九尾狐亂搞的,抓我乾嘛……”簡星無語,他現在立刻馬上想給這鬼遊戲一個舉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