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臟蔓延出的一瞬間情感波動,讓她剋製不住地依賴能給她造成這種感覺的人,讓她禁不住地投入這種被支配感中。沈梨伸手撫摸自己右肩胛處的小凸起,從小便如此,她隻當這是孃胎中的異常。“林公子,彆來無恙。”從榮梨樓離開後,林旭去了陳家館。陳烊剛好在家,聽到看門的人來報很是驚異。四年冇回國的發小一回國第一件事是上榮梨樓聽戲,第二件事竟是來陳公館找他。要是被林老爺知道他陳烊被林旭排在親爹前麵兒,下回來陳公館談生意時...-

“林先生。”服務生一見到他,便眼巴巴地湊上來。

“我找前台打個電話。”林旭溫文爾雅地笑笑,表明自己不是來消費的。

“好的先生,前台在那邊。”

林旭慢步過去,拿起聽筒,撥下號碼。前台的姑娘朝他柔柔一笑,林旭同樣報以微笑,眼睛彎彎,將手指放在嘴前,示意她不要打擾。她的臉一紅,忙轉過身整理賬單,眼神仍時不時地望向他。

“請問,我的風箏什麼時候做好給我?”

電話那頭沉默片刻,林旭聽到聽筒被轉接的聲音。隨後,一個蒼老但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風箏已經做好了,明日下午三點,將有人送到您府上。”

“今年春開得早。”說完這句話,林旭便講聽筒放下。

“林先生,要來一杯嗎?”

“不了,和朋友有約,”林旭朝她伸出手,“小姐,下次有機會,我請你。”

前台的姑娘羞得臉通紅。搭上林旭的手,林旭附身做吻手禮,男人的唇落在自己的大拇指上,隨意又紳士。

“下回您來若是冇找著我,就去問領班的,林淼在哪。”

“好的林小姐。那先失陪了。”林旭收回手,最後給林淼一個撩撥的笑。他知道此刻的林淼得多稀罕他。又是個風流債,他自知愧對,但不得不這般。

“叫我來,白等你這麼久?”陳烊一見到他便冷嘲熱諷。

“點了什麼,”林旭脫掉外套,服務生上前接過,“喲,冇給我點啊?”

“花你爹的錢去。”

“彆生氣,有正事兒,”他說,“怎麼對付馮家,我有了主意。”

“說。”陳烊招手,拿過菜單給林旭點了一杯,“this

one.”

“cappuccino,”林旭說,“Plus

de

lait,

moins

de

sucre[]。”

“D'accord,

Monsieur[].”服務生的表情很驚訝,稍後又恢複鎮靜,“Votre

franais

est

standard[]。”

“Merci[]。”

金色頭髮的服務生很高興,拿了菜單臨走前不忘對林旭鞠躬。

“可以啊,出國四年好歹有點洋墨水兒在肚裡。”

“說正事兒。他馮家買胭脂水粉的,找兩個姑娘上點藥,當是用他們的產品毀容了,在他們店門前鬨一段時間。”

“他們給些解釋貼點錢,這事兒就過去了。”

“就要這樣,”那個服務生將林旭點的咖啡端上來,讓他慢用,“這洋人長得與我們一點都不一樣。濃眉大眼的。”他說,“在他們以為事兒過去之後,我們找更多的人一起鬨事。這批人就是不知情的了,讓她們因為用了馮家的胭脂長疹子或是彆的,到時候我們做公益將藥免費發放就得了,還賺了名聲。”

“夠陰。”

“最重要的一點,”林旭神秘兮兮地探身,搞得陳烊以為是什麼事兒,“澆死他家的發財樹,讓大家都知道他們做了虧心事。”

“你小子,真夠損的。”不隻是在誇他還是罵他,陳烊臉上的表情很複雜。四年不見,好友都進化成這樣了?

“你就說成不成吧。”

“成,”他答應著,又想了一遍林旭的辦法,冇忍住笑了,“你可真行。行,包在我身上。”

“都交給你了,我要去榮梨樓聽沈先生的戲,冇空做這事。”

陳烊盯著林旭一本正經的臉,這回是被氣笑了。

“你是懂使喚人的。我做事,你邀功,是這意思吧?”

“都答應了,可不能反悔。”

“行,”陳烊咬牙切齒地說到,“冇事兒,反正我早就想收拾馮家了。”

“那為什麼冇呢?”

這話讓陳烊愣了愣。對啊,為什麼呢?

“不說這個了。實話告訴你吧,不出意外兩個小時後,我爹就要找你敘舊了,”他起身,拍拍陳烊的肩,“保重。”

這是興師問罪來了。

“冇事兒,隻要你彆怕我把你的事抖摟出去就行。”林旭在美國可冇少跟他吐槽林德福這個“老登”。

“擱這兒放話,到時候可彆慫的跟個鵪鶉似的。”他吃準了陳烊的性子,麵對他爹就是個大氣不敢出的兔崽子。當然,他自己雖然吊兒郎當慣了,真有事兒,他也是個兔崽子。

陳烊生氣,但隻能生氣。

“走了,看看能不能偶遇沈先生。”

沈梨。林旭在心裡默唸這個名字。好聽,像春天一樣。

剛往後台走,便見穿著便裝的沈梨正在走廊試台步,輕盈得像燕子。

“沈先生,”他眼睛一亮,快步上前,“真巧。”

沈梨掃他一眼,冇停下步伐。

“林公子真有雅興,放著好好的大少爺不做,非要來這戲樓做戲子。”

“隻要能和你一道,戲子又如何?靠本事掙自己想要的,少爺也好,戲子也罷,哪有什麼高低貴賤。”

“彆看有些有頭有臉的人會來這碰我,嘴上說著敬我愛我,實際上呢,心裡都覺得戲子寒酸低賤,願意哄著我不過是因為得不到我,變著花樣騙我,”沈梨甩腕,在林旭麵前轉身,翩然落到另一側。芬芳的體香撲鼻而來,林旭隻聽著,“當我成了這兒的頭角兒,又不一樣了。那些叫我‘沈先生’的,有了幾分真真假假的恭敬;那些說愛我護我的,也多了幾分真心,那些想欺侮我的,也會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但這不夠。若我成了這天津城的頭角兒,即便我是戲子,無論是誰想動我也得考慮考慮後果。林公子你終究不是戲子,不懂。”一段話,給他判了死刑。

“我是不懂。感同身受很難,但沈先生,我從未瞧不起您,現在是,以後也會是。”林旭上前一步,眼神堅定,斷住沈梨下一步的去處,“今晚讓我做您的柳夢梅可好?”

他要自己邀請她一遍。馬新的轉述不作數。

沈梨玩味般審視他的眼神,慢悠悠地開口,“那便請林公子稍作休息,不要打擾我的練習。”

“當然。”他笑了,朝她欠身,緩緩離開。

另一邊陳烊自知道林德福要來找他算帳的事後便一直待在陳公館裡,時不時起身看向窗外的街道是否有黑色奔馳開來。等得心焦他便拿了本書翻看,不知不覺間有人敲響了他的門,他的秘書李昭說:“老闆,林先生來了。”

得,該來的躲不掉。

陳烊小跑到樓下,“林伯父!”他一開門,便看到林德福陰沉的臉。

“煬兒啊,”這個開頭,接下來有大事,“你和旭兒不愧是好哥倆,回國就來見你。”

此時最好的辦法是閉嘴,傻笑,然後點頭。他總不能說林旭第一個去見的沈梨吧?要是林德福衝到榮梨樓去給人敲打了咋整?這事他肯定知道,但要是有人拱火,結果不好說。

“今天我來啊,不是興師問罪的。”林德福坐下,也招呼陳烊坐下,“你和旭兒是穿一條褲衩子長大的。你跟伯父說實話,他配不配得上沈先生。”

“配,當然配...”話剛出口,陳烊驚覺不對勁兒,“沈先生?”

“對,沈先生,沈梨。”

直接瞳孔地震。

“配不上,林旭根本配不上,”他激動了,直說,“沈先生可是這天津城的皎皎月,哪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能配得上的呢。”

“那你覺得,你自己呢?”林德福心下瞭然。

“我?”陳烊一愣,不假思索地說,“也是不配的。”

“你倆確實配不上。”林德福歎口氣,恨鐵不成鋼。

“伯父?”

“罷了罷了,兩個兔崽子。”連個稱心的兒媳都配不上。“行,老夫不耽誤你做生意。”說著就拄著柺杖走了。

一時間,陳烊看著空蕩蕩冇來得及關的大門,有些恍惚。這就完了?他甚至冇回過神來送送林德福,隻是條件反射地站了起來。

雖說他總是抱怨林德福常來跟他找不痛快,但在那個時候,他覺得他自己和自己的生活是鮮活的。有個長輩同自己生氣也好關係也好打趣也好,他覺得那個時候他才彷彿有了家。這事跟林旭在一起時不一樣的體驗。嚴格算起來,林旭是哥哥,儘管吊兒郎當冇個正形兒,但拉著他上房揭瓦讓他先天的心臟病得到治癒,帶著他擺攤唱戲好不痛快,自他親生父母去世後他便變得不愛說話,是林旭和王奎將他從深淵裡拉出來,讓他與過去和解,而不是完全忘記過去。過去的影響一直都在,比如隻剩他一個人的時候,他就像溺水的獸,隻是那林旭、王奎和林德福給的溫情撐著他想得到一遍又一遍。林家對他有恩,他這輩子都不會做愧對林家任何一個人的事。

他回到書房,瞥見合上的書。窗外的風鈴搖曳作響,他還記得那是很久以前林旭帶著他從某個小販手裡淘來的。現在到處都有賣,唯獨這一個,他想一直留在身邊。

-算著沈先生做了咱林家的兒媳,就不用悄悄去榮梨樓聽戲了?”雖然像他們林家這樣的家族,要想聽場戲有大把的票送到他們手上,但林德福作為東洋洋行的行長,經常出入戲樓終歸反響不好,偶爾喬裝去一回根本過不了癮。年輕時的林德福也是個愛捧角兒的,他娘就是這樣被林德福捧到手的。當年他娘江燕可是榮梨樓對家雁醉樓的頭角兒。自進了林家門後頭月便有了林旭,林德福也收了性子,開始接手東洋洋行。本來林老爺和林夫人不讚同戲子做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