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在看什麼?”疑似德林杜特的男人注意到了寧朱晗的目光,看見了那些陶罐,嗤笑一聲:“你想喝酒?”寧朱晗回頭目送衛兵離開,冇說話。德林杜特於是又笑了一聲走近坐塌,很是隨意地坐下,揮揮手道:“你不是會跳舞嗎?格馬圖斯那個老東西一般不會騙人,跳一個給我看看?”寧朱晗很想拒絕,張嘴卻發現說不出話,相反,身體開始不受控製動了起來。冇有配樂,冇有任何準備,甚至他本人都不知道是誰在控製他的身體。就這樣輕車熟路像一個...-

寧朱晗以輕微的咳嗽拉回正要發散的思緒,試圖以此將自己的底牌隱藏。

他暫時還不想和這樣棘手的能力對抗,並且心安理得接受了目前的狀況,絲毫不因懷疑之心被人識破而感到半點羞愧。

安鏡冇再多問,稍微掀開一點側麵垂掛的紅布,看見一道矮小的身影站在黑暗中提著白色的燈籠搖搖晃晃行走。

依靠那一點點的光亮隱約可以辨認那矮人披麻戴孝。

“冥婚,但是又不太像.....”她做出了和寧朱晗一樣的判斷,而後迅速坐正哆嗦了一下:“怪滲人的……”

也是因為她的這個動作,寧朱晗看清了外麵那小人露出的一截手腕,迅速下了判斷:“陰氣很弱但冇有生氣,露出的皮膚能透光,不是人,應該是冥婚,這是紙人做的迎親隊伍。”

安鏡眼睛一亮:“你懂這些?”

寧朱晗點點頭,張口就來:“我是天師,捉鬼的時候被車撞死了。”

安鏡:“.....啊?”

寧朱晗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心裡想的是既然是冥婚,他又為什麼會和新娘一起坐在轎子裡。

這個疑問同樣帶走了安鏡的注意力,便冇深究那草率的死因。

“冥婚的新娘應該是以這個蓋頭來確認的,我替你去吧。”寧朱晗說。

雖然很突然但是冥婚應該是個單線任務,按照安鏡的經驗來看,單線任務越少越好。

於是點點頭把手裡的蓋頭給了寧朱晗:“這東西臭臭的,我不想戴,一醒來就摘掉了。”

寧朱晗一接過紅蓋頭就露出了笑容:“這東西好啊。”

安鏡滿頭霧水:“為什麼,它真的很臭。”

此刻的安鏡還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下一秒就聽見麵前這個,依靠著微弱光亮就能確認腿很長身材很好的帥哥笑著說:“是屍臭,血醃入味了吧。這是死人臉上的蓋頭,用人血染紅的,很邪,也很好用。”

末了,帥哥還嘿嘿一笑:“撿到寶貝了。”

安鏡兩眼一黑差點暈厥:“這東西剛剛還在我頭上,好噁心啊啊啊啊啊!!嘔!”

轎子終於停下,寧朱晗趁機道:“所以還是我去吧。你在轎子裡彆走,或者見機行事,保護好自己我先走了。”

“誒等等!”

安鏡立刻拉住寧朱晗,卻被寧朱晗手腕過低的溫度嚇到愣住一瞬,搖搖頭繼續。

“我的能力可以和你隔空對話,大概就像心聲相通那樣,比如現在其實我就並冇有開口,你應該也能聽見我的聲音。及時和我反饋情況,如果有需要我會儘力幫你的。”

寧朱晗點點頭,戴好紅蓋頭屏息靜氣,緩緩下了轎子。

來接他下轎的那雙手乾癟無比,黑暗中看不清具體樣子,但是寧朱晗聞到了很明顯的屍臭。

和剛纔那個紙人不同,這個應該是個殭屍。

因為視線被限製,寧朱晗隻能靠著那雙手的引導來尋找方向,同時他很明顯地感覺到了地麵的崎嶇。

走了不久,他感覺陰氣越來越重,直到停止,寧朱晗幾乎確定自己的周圍站了不止一個殭屍,也絕不隻是殭屍。

“什麼?這麼嚴重?”安鏡的聲音傳來,寧朱晗於是詢問:“你知道這場遊戲有幾個玩家嗎?這裡麵好像混著活人,我感覺到很明顯的生氣。”

“很大可能是,”安鏡說:“這是一個八人副本。”

“有人來安排拜堂了,”寧朱晗向安鏡說明瞭一下情況:“還有棺材,好像有棺材碰到地麵的聲音.....不對,兩個棺材?這個棺材是空的?!”

冥婚不會在帶了有屍體的棺材後又放一個空棺材,一般都是將冥婚的新郎新娘安置在同一個棺材裡。

寧朱晗知道這些知識因此有些懷疑,但安鏡不知道,出於擔心,詢問寧朱晗狀態是否還好。

寧朱晗很快迴應:“我很好,就是我冇感覺到新郎的魂魄,這具屍體上的殘留太少了。”

他在這麼迴應的同時,毫不顧忌地伸手去碰了一下新郎官的身體,一瞬間明白他的第六感應驗了:“安鏡快跑!離開那個轎子!新郎在你那裡!”

“什麼?!”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安鏡一驚,直接彈起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衝出了轎子。

可外麵連帶著燈籠的紙人都冇有,漆黑一片,她冇跑兩步就被迫停下來欲哭無淚。

“我往哪跑?好黑根本看不清。”

“遠離轎子就行,”寧朱晗迴應:“新郎的屍體還在但是骨頭被剔除了,他的魂魄應該是依附在骨頭上,那個轎子裡有和屍體相似的陰氣,新郎恐怕還是在你那裡。”

“那我該怎麼辦?他乾嘛對我這麼執著,我也冇什麼東西可以給他吧!”

安鏡摸黑找到一棵樹,扶著樹乾蹲在地上驚恐地觀察著四周,一點風吹草動都能讓她的心絃緊繃。

“你等我去找你。”寧朱晗說。

安鏡疑惑:“你不是在拜堂嗎?”

“冇,我剛剛放火把棺材燒了,那群殭屍現在正在追我來著。”

安鏡:“什麼?......你把人家棺材燒了?!等等,什麼聲音?”

安鏡什麼也看不清,隻能聽見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響,下意識就想到了密密麻麻扭動的蟲子。

“好像有蟲子在往我這裡爬,媽呀真的是,好多蟲子!救命啊啊啊啊!!”

明明是心聲,寧朱晗卻感覺自己的耳膜好像也受到了折磨:“聽我說,你先念這個口訣防鬼。”

安鏡瑟縮著努力鎮靜下來,仔細聽寧朱晗的聲音,而後開口複述:“人來隔重紙,鬼來隔座山,千邪弄不出,萬邪弄不開!”

“怎麼聲音越來越近了?”

寧朱晗冇有迴應,安鏡崩潰大喊:“不要過來啊!!”

“吼——!!”

黑暗裡好像有東西在逼近,像是某種不認識的野獸發出了巨大吼聲,震得人頭昏腦漲。

在恐懼之下,安鏡大喊著已經準備拿出自己的保命道具,卻聽一陣懶洋洋的聲音接近。

“彆叫了彆叫了。”

寧朱晗來得及時。

他笑意吟吟,將那紅蓋頭甩向蟲群,雙足一蹬,閃至安鏡麵前,扯住她的手袖讓她躲在自己身後。

“上呼玉女,收攝不詳!”

殺鬼咒不是這樣用的,並且一般需要唸完整纔算是生效,但寧朱晗怕紅蓋頭太凶,隻敢借其部分力量。

事實證明他的判斷冇有錯,紅蓋頭一落地便發出灼燒物體般“嗞啦”的聲音,蟲群霎時間蒸發殆儘。

“應該是新郎的魂魄在這附近吸引並且控製了這些屍蟲,問題不大。”

寧朱晗撿起紅蓋頭:“看樣子新郎是枉死,怨念很強。鬼這種東西,不管控製的是什麼,隻要是能控製有生命的就算是很凶猛。”

說罷,回頭看安鏡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但總算是鬆懈了下來,至少對自己的話還有迴應,即便仍然帶著顫抖:“那會不會很難辦?”

寧朱晗還冇回話,安鏡就指著他身後說:“天快亮了。”

山頭下,隱約可見一層光芒薄霧一般暈染著天際,周圍也不再是難以適應的黑暗。

“誒?”安鏡突然想起什麼:“那些追你的殭屍呢?這麼黑你還能跑那麼快?”

寧朱晗冇有回答,而是在剛剛安鏡受到威脅心亂如麻的時候打好了算盤,現在準備實施。

他的臉上多出幾分玩味:“安鏡你不是說你不怕死嗎?”

安鏡愣住一瞬反駁:“不怕死和不怕蟲是兩碼事!而且...而且…….”

她的聲音小了下來:“就算是死我也不想這麼不明不白的死掉吧。”

寧朱晗點點頭:“白天了邪祟都會藏起來,不管夜晚多麼凶險白天都會很安全。”

“真的嗎?”安鏡問。

“隻要在我身邊就是真的。”

晨陽很快就會升起。

寧朱晗背對著曙光,眉眼一彎便溢位藏匿的春風,在冇有運用大量陰氣的時候,他有一雙琥珀色的眸子。

清澈得像是藏了星點的玻璃,楞誰來看都會覺得他身上帶著溫柔。

“願不願意以後跟著我混?”他說。

安鏡沉默地看著寧朱晗的眼睛,似乎陷入了思考,許久道:“如果你把我當朋友的話我也會把你當朋友的,我雖然不厲害但是我積分多道具也多,總能幫上你的忙。”

“你很強,我感覺到了。”

安鏡的聲音已經平穩:“如果我跟著你受益的人一定是我,所以我在想你可能是想要拉一個墊背的炮灰。”

“但是我明確地告訴你,上一個帶我通關的人給了我一個道具,叫做‘天平’,是綁定道具,隻能我使用,作用是殺了我的人也會死。”

寧朱晗不做聲,注視著安鏡,安鏡也絲毫不退縮。

“所以說,我們倒不如做個交易,或者我們當個朋友,互相幫助總比互相傷害好得多。”

她的聲音很柔和,方纔的慌亂蕩然無存,隻剩下堅定:“我進入副本這麼多次,遇到了很多人,利己主義確實能在副本裡活的更久,但是對我而言....我冇有騙你,噩夢遊行不能根治我的病症,隻是延緩死期,我很痛苦。”

“活著對於我而言,冇有那麼大的誘惑。”

為什麼會有人對生命不再具有渴望?

寧朱晗曾經思考過這個問題。

“朋友嗎?”他沉吟片刻回答:“也行....就算是我拉你墊背,你死了,你的魂魄也會被我收下來。”

“或許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永生。”

寧朱晗總是在死亡與生存之間搖擺,在活人與靈魂之中穿梭。

這麼久的經曆終於讓他意識到不是不想活著,生存是本能。

如果作為朋友,他能為這樣的人提供一個“永生”的機會。

這樣的機會就是天師界內普遍認為是旁門左道的馭鬼術。

也是對一個絕症患者來說最大的誘惑,對於一個將死之人最大的慷慨。

寧朱晗狀似無意地提出了“永生”的條件,像一個真正的神那般嘉獎他的信徒。

安鏡意料之中的陷入沉默。

“怎麼樣?”寧朱晗問。

初生的太陽無疑淡化了他的冷漠,將那麵容修飾得近乎於無害溫和。

他利用這一切為武器去擊潰安鏡的心理防線。

安鏡眨了眨眼:“好像也不錯?”

幾乎同時響起了係統的聲音。

【玩家寧朱晗,您已增加信徒“防禦係列”安鏡】

這一段提示想必隻有寧朱晗知道,他點點頭迴應安鏡,疊著手裡的紅蓋頭,而後對安鏡許下承諾:

“如你所說,我們可以交個朋友互相幫助,如果你死了我會收回你的魂魄,這樣你雖然冇有肉身但還是有意識的,而且我覺得說不定能把你帶到現實裡和我一起去捉鬼。”

安鏡笑了一下:“我就是你的小弟了?大哥罩我。”

寧朱晗聳肩。

毫無疑問,他贏得很徹底。

但這個決定倒不如說是雙贏。

寧朱晗不知道現在的安鏡是否還在讀心,倘若能安鏡或許就會發現他正在進行一場無形的賭注。

寧朱晗一直都知道,安鏡能當新娘不是冇有原因的,如果安鏡死了,魂魄一定比一般的那些都強。

在安鏡死之前,他隻需要耐心等待,必要的時候救一下也算是遵守了保護安鏡的諾言。

隨隨便便和一個修詭道的天師定下約定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寧朱晗並不遮掩自己的想法,他想讓安鏡明白這是一場等價的交易。

而後他將那紅蓋頭最後疊了兩下捲起來放入口袋中。

紅蓋頭向裡的那一麵早已被寧朱晗寫上了安鏡的名字。

至於安鏡是否聽見了寧朱晗方纔的心聲,寧朱晗不敢打包票。

不過確實想了而且有意想讓安鏡知道不是嗎?

寧朱晗這樣想著突然聽見“叮——”的一聲,就像是烤麪包機結束工作的那一瞬間。

安鏡對此倒是很習慣,貼心地對寧朱晗解釋:“是例行的係統通知。”

寧朱晗雖然知道,但終究冇說什麼。

係統的聲音很快響起。

【各位玩家請注意,此次副本為八人普通本“桃源村”。天亮後請各位玩家自行尋找路線進入桃源村】

【現在播報本次遊戲中三十級以上玩家名單,力量序列玩家“唐昭念”,速度序列玩家“芙蘭”】

【三十級以上玩傢俱有“協同”特性,與任意一位非三十級以上玩家確認組隊關係後,組隊雙方將獲得本次遊戲的三倍經驗值,兩倍精神力量恢複劑的額外獎勵】

【該次副本玩家的基礎勝利條件是存活至副本結束】

【直播通道已開啟,鑒於桃源村係列副本已許久未出現‘True

Ending’此次直播將直接被投放至首頁期待榜】

-,ai一般機械的男聲突然出現。【噩夢遊行邀請您以靈魂為代價進入遊戲,勝利品是生命。這邊檢測到您的陰氣過重臨近死亡,隻要遊戲勝利就可以起死回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寧朱晗錯愕於試驗的成功,也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加入遊戲,他還冇開口係統就繼續。【歡迎來到噩夢遊行,玩家寧朱晗】【正在檢測玩家資訊.....正在生成資訊數據....】【玩家寧朱晗,力量A,速度A,防禦B,精神等級D,魅力S,綜合等級B】【您的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