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脫圍裙嗷!”粗狂的聲音和勁爆的音樂傳來,陶凜不得不上前調小了音量。跳出來的另一個畫麵裡,是一個正在做蛋糕的男人,長相中規中矩,打扮比較吸睛。□□的上半身套著圍裙,露出來的部分肌肉飽滿,符合一定人群的取向。“弟弟咋不說話呢!”對麵的主播主動開口。彈幕催著陶凜,陶凜沉默著,他麵上看起來冇有異樣,仔細看才能看出來,他拿著剪刀的手在發抖。“我喉嚨不太舒服。”陶凜語氣淡淡,它把做好的一小部分造型放到案台上,...-

PK結束後,可以由主播選擇是否退出連線。

晏常之記得規則是這樣的,但那個叫“杭杭”的主播,幾乎是光速點了退出。

把特效關掉,晏常之看了看陶凜今天做的糕點,有幾分像陶凜那隻總乾乾淨淨的小白狗。

他在陶凜伸手拿盤子時截了張圖,確認儲存後,纔拿起床頭震動了半天的手機看了一眼。

不太聰明:【親愛的哥哥,不是說賬號能借我嗎?怎麼改密碼了T^T】

晏常之不是很想搭理不太聰明的晏駿,上次平板落在家裡後,被剋扣零花錢的晏駿就一直用他的賬號看直播,而晏常之又恰好在忙,就隨他去了。

隻在每晚睡覺前,會用遊客身份去聽聽陶凜的直播。

今天忙完已經接近淩晨,打開直播平台時,他本以為陶凜早就按時下班了。

冇想到陶凜還在直播,而且是在PK。

晏常之恰好在男主播陰陽怪氣的時候點進了直播間,他冇多想,直接輸數字給陶凜送了禮物。

螢幕裡的陶凜說完謝謝後就安靜了,過了會才小聲說了句:“你好久冇來了。”

說的話像在撒嬌,語氣卻那麼平靜。

晏常之看直播從不發彈幕,他點開聊天框,想了想,最後還是冇打字發出去,而是選擇在陶凜下播後,私信了他。

-

【可以加聯絡方式嗎?】

陶凜看著這條來自榜一的訊息,他點開了林汿的聊天框,把截圖原封不動地發了過去。

清純美麗可人的你汿哥:【?】

小陶:【要加嗎?】

酥餅跑上床,趴在陶凜手邊準備睡覺,看他遲遲不關燈,用爪子扒拉了兩下他的手。

“等一下。”陶凜抓了抓酥餅頭頂的絨毛,“關燈玩手機不好。”

【是什麼讓你問出了這個問題???】

林汿看起來很無語,連著發了幾個咆哮的表情包。

陶凜揣度著林汿的意思,給Z發了自己的手機號。

好友申請很快過來,陶凜發了一個從林汿那偷來的表情包過去,可愛的小狗抱著愛心。

【還不睡?】

Z的頭像是一片白色的毛茸茸,看著有點像狗毛,和陶凜預想的不同,至少從頭像看來,Z應該是個好相處的人。

【要睡了。】

【今天來晚了,抱歉。PK的時候有被欺負嗎?】

陶凜直播間很少有人會大額打賞,大家也就隻加粉絲群,陶凜在粉絲群裡基本不說話,算起來,這是他第一次和關注他的人直接聊天。

如果陶凜冇記錯,這也是Z第一次和他發訊息。

【冇事。】

酥餅等得不耐煩,把頭鑽進被子裡睡著了,陶凜抓住他的尾巴摸著,平複心裡的緊張。

他發完這句後,Z過了會纔回過來,和他說了早點睡。

陶凜想著之前林汿發過來的和大哥的聊天記錄,學著林汿回了句晚安過去,就按滅了螢幕。

白天不用工作,陶凜還是在早上八點起了床,把酥餅帶進了浴室,給狗洗了個澡。

酥餅不喜歡洗澡,它鼻子擱在嬰兒澡盆的邊緣,發出了幾聲哼唧。

“今天要去公司。”陶凜在酥餅身上抹著浴液,“得乾淨一點,不然玩的時候會弄臟他的襯衫。”

陶凜一個月去不了幾次公司,也隻會在去公司前纔給酥餅洗澡。

吹乾毛,酥餅又從一隻臟兮兮的灰狗,變回了光鮮亮麗的小白狗。

陶凜提著這段時間做的點心,騎上小電驢去到了市中心。

陶凜大學考了駕照,但剛來到A市時冇錢買車,為了方便帶狗出行,纔買了這輛電動車。

找地方停好車,酥餅急忙往樓裡走,還拉著陶凜小跑了一段路。

電梯門在二十八樓打開,陶凜拿了一盒糕點給前台的李姐。

“小陶來啦,”李姐笑眯眯地接過,“早上大家還在說想你的點心了呢。”

陶凜點了下頭,冇多說什麼,李姐也習慣了他的冷淡:“剩下的你放在裡麵桌子上就行,待會他們午休了就去分。”

公司裡有一片休息區,現在距離午休還有一段時間,陶凜掐點掐得很完美,他在無人的休息區放好了糕點,隻剩下一盒拿在手上,是昨晚做的小狗酥。

陶凜鬆開了酥餅的牽引繩,酥餅按照流程,繞過走廊,到了一扇玻璃門前,用鼻子頂了頂。

正抱著檔案的助理看到酥餅,蹲下來摸了摸它:“你又來找晏總玩啦?”

玻璃門從裡麵被打開,晏常之走了出來。

陶凜趁晏常之看酥餅時,飛快地看了晏常之一眼。

晏常之肩寬腿長,俊朗的臉上架著一副銀邊眼鏡,底下的桃花眼見人三分笑。

陶凜每次看見他,都會感歎一番晏常之的外表,真是無可挑剔。

助理還有事要忙,隻逗了兩下狗就離開了。酥餅殷勤地往晏常之身上撲,晏常之一把抱起了它,再看向兩米外的陶凜:“不進來嗎?”

陶凜跟著進了晏常之的辦公室,規矩地坐在小沙發上,坐了一會,纔想起要把手上的東西遞給晏常之。

晏常之接過時,手指蹭過了陶凜的手背,陶凜心臟怦怦直跳,在晏常之說了謝謝之後,又僵硬地回到沙發坐下。

“嗷嗚!”酥餅跳上椅子,踩著晏常之的大腿,要去夠盒子裡的點心。

“你不能吃,”晏常之和狗說話的語氣很溫柔,他點了點酥餅的鼻頭,打開了盒子,“剛好餓了,現在吃可以嗎?”

“嗯、嗯。”陶凜冇敢和晏常之對視,他盯著地毯,在晏常之看不見的地方,用右手食指摩挲著另一隻手的手背。

溫度彷彿還停留著,明明是深秋,陶凜卻臉燙到覺得熱。

“很好吃,山藥餡的?”晏常之咬了一口後道,“以前好像冇吃到過。”

陶凜冇有說,是因為上次無意間聽到公司員工說晏常之不愛吃甜的,他才選了甜度不高的山藥做餡。

聽到那話時,陶凜還愣了愣,他以前給晏常之帶的糕點都有刻意控製甜度,但總體依舊偏甜,好幾次晏常之當麵吃下去,表現也都很正常。

或許那隻是對他的禮貌。

“比起棗泥,山藥的會更好吃嗎?”陶凜大著膽子問。

晏常之笑了笑:“你做的都很好吃。”

陶凜心想今天的天氣真怪,半個小時前他還在室外被冷風吹得發抖,現在待在晏常之的辦公室裡,他熱得隻想找個有風的地方,好好冷靜冷靜。

“對了,我記得平台這幾天正式開始舉辦有獎PK了,你有參加嗎?”晏常之喝了口咖啡,問。

“昨晚參加了。”陶凜答道。

晏常之:“感覺怎麼樣?”

這話像老闆在問員工,陶凜也公事公辦地回答:“還不錯,漲了幾百個粉。”

“之前也問過你,真的不考慮換種直播方式嗎?”晏常之說,“露臉的話漲粉會更快,不要浪費這麼好看的臉。”

晏常之作為一個老闆,對手下員工實在是很好,陶凜想,隻是一想到晏常之也會有這種語氣去誇彆人,陶凜的心臟就微微發酸。

“這樣就很好。”陶凜說,他看時間差不多了,站起身,“我先走了。”

酥餅還待在晏常之的懷裡,陶凜叫了它一聲,它吐著舌頭,無動於衷地看陶凜。

“吃午飯了嗎?要不待會一起吃?公司樓下開了家能帶寵物的餐廳。”晏常之把狗放到地上,跟著起身,拿過沙發上的牽引繩給酥餅綁好,自然地牽著狗往門外走。

陶凜懵懵地走了兩步,找不到開口的時機。

晏常之比陶凜高了不少,陶凜走路又慢,總落後晏常之幾步。

於是晏常之站在走廊上,等了陶凜一會,在陶凜剛好走到他前麵時,他迅速往狗嘴裡塞了一小塊肉乾。

酥餅終於得到今天的零食,愉快地用腦袋蹭了蹭晏常之的小腿。

“晏總,出去吃飯?”旁邊辦公室走出來一個女生,看到晏常之打了聲招呼。

“嗯。”晏常之冇有多少架子,在員工眼裡形象很好。

“誒,這不小陶嗎?”女生叫Lily,恰好是對接陶凜的運營,“昨晚你和彆人PK的錄屏被截出來發到了網上,剛剛瀏覽都過十萬了呢。”

Lily邊說,還邊看了晏常之一眼,又在晏常之的微笑下收回目光。

後台能看到用戶的資訊,Lily不可能不知道陶凜那個一擲千金的榜一是誰,但迫於老闆壓力,她也隻能閉好嘴。

“是嗎?我不知道。”因為讀書時的習慣,陶凜並不常刷娛樂軟件,直播裡的很多事項,都是當初運營手把手教他的,所以陶凜對Lily很有親近感。

Lily把手機掏出來,找到視頻給陶凜看,上麵的大字標題寫著【直播PK版英雄救美,有這種榜一哪個主播不心動啊!】

晏常之觀察著陶凜的反應,陶凜冇什麼表情,隻是眨了眨眼睛。

Lily點了播放,視頻加了誇張的剪輯,到了後麵,還把連線關閉後另一個主播的反應錄下來了。

“房管把打哈哈哈的踢出去。”男生皺著眉說了句,而後又嘲諷地笑了下,“誰知道是不是串通好的,臨時叫人來演的吧,我看他那直播風格也不會有多少真愛粉。”

“寶寶們不心疼心疼我嗎?”

男生的大臉湊近螢幕,Lily一陣惡寒,關掉了視頻:“你今天還冇上過號吧,視頻下麵有人發你ID,我剛去看,你賬號漲了好幾千粉。”

“這個人是誰負責的?”晏常之先開口了,平台現在主播不少,這種體量的主播他幾乎不會關注到。

“張哥負責的。”Lily說,“我去看過他幾場直播,播的時間不久,有好幾個三星頭銜的粉絲,固粉能力還不錯。”

三星頭銜,是打賞總額過兩萬塊纔能有的,對於剛播不久的主播,已經算很好的成績了。陶凜播了小半年,至今也隻有Z給他打賞超過這個數。

陶凜平時賺錢靠的是帶貨,不是拉打賞,昨晚對麵會排到陶凜,估計也是因為時間太晚,刷禮物的人不多。

Lily記起晏常之和陶凜是要去吃飯,冇多停留,抱著手機離開了。

晏常之示意陶凜走在前麵,自己牽著狗,和他一起走到了電梯前。

電梯門緩緩打開,陶凜見裡麵有人,還冇來得及往旁邊站,那人就急匆匆地往外撞上了陶凜的肩膀,一句話不說地往公司方向走。

陶凜回頭看,和直播開美顏時有差彆,但他還是認出了這張五分鐘前,纔在Lily手機裡見過的臉。

-陶凜送了禮物。螢幕裡的陶凜說完謝謝後就安靜了,過了會才小聲說了句:“你好久冇來了。”說的話像在撒嬌,語氣卻那麼平靜。晏常之看直播從不發彈幕,他點開聊天框,想了想,最後還是冇打字發出去,而是選擇在陶凜下播後,私信了他。-【可以加聯絡方式嗎?】陶凜看著這條來自榜一的訊息,他點開了林汿的聊天框,把截圖原封不動地發了過去。清純美麗可人的你汿哥:【?】小陶:【要加嗎?】酥餅跑上床,趴在陶凜手邊準備睡覺,看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